Ricardo易一一

只爱HE拒绝BE
为国内汤哈圈疯狂翻译外国好文
土味翻译
磕洋灵磕到迷幻

Mr.&Mr.Li (3)

史密斯夫妇au

今天的宠爱我疯球了啊啊啊


12.

“我的天,你把它拿去干什么了,生火吗?”博文有些嫌弃地检查了一下那个笔记本电脑,“去买个新的吧”。


“它的主人对他感情很深。”


“它的主人是谁?”博文抬起头问。


“我就是希望你查出这个,博文哥。”


“所以,为什么你那么想知道它的主人是谁?”


“你了解我的为人,我只是想物归原主。”李振洋面色如常。


“是吗?”


“是,你看,棉裤都那么喜欢我。”李振洋脸不红心不跳,张开手去捞棉裤,棉裤从他两手的空隙里溜了下去。


博文懒得给他白眼,熟练地拧着螺丝,很快将硬盘卸了下来。


“升级版记忆体模组……”他抬手在键盘上敲打了几下,“中国制造,动力公司进口,经销商是……我想我能帮你查到买家的地址……好了,要我帮你念一下吗?”


李振洋木着脸听完那串地址,整个人宛如被一桶冰水从头浇到尾,透心凉。




这是李振洋第一次进李英超公司的办公大楼。以前每次送他,小孩总是说把他送到大楼门口就行,不用麻烦,当初体贴的话语如今仿佛过期的苹果派,让李振洋的胃一阵抽搐。或许是小孩的主编呢,小孩那么乖,讨厌打打杀杀,讨厌流血,怎么也不可能是他的小孩,他安慰自己。


“彗星杂志负责人李英超”


李振洋盯着楼层指示牌快十秒,终于反应过来,“我的天”,他用气声近乎呢喃道。




李英超看着岳明辉调出的录像,把男人跳下车扔围巾然后拧开矿泉水浇头的那段反复看了好几遍。


这个动作他很熟悉。他们刚搬到一起的时候,邻居家养了只狗,李振洋闲的时候会跟它玩接飞盘的游戏,不过后来邻居搬走了,李振洋也不怎么做那个动作了。


“是你的丈夫。”岳明辉说。


李英超把那个人影抓取再放大,仔细看他拧开水浇在头上的动作。他当时只以为是个人的习惯,但

现在仔细看来,这个人单手插腰的动作,肥大的花衬衫下劲瘦的腰还有宽厚的肩,让他愈发熟悉。


“他出差回来,想问晚餐的事。”


“跟他说……晚餐在七点。”




“您好,是李振洋先生吗?超儿说晚餐七点。”


李振洋按灭屏幕,“还是老时间”,他头也不回地大步离开。





13.

李振洋开车回家的时候,平时灯火通明的厨房拉着窗帘,黑漆漆一片。


把车停进车库,他像往常一样从车门内侧摸出戒指,在无名指上转了三圈。


在院子里来回张望了一会,他小心翼翼地从侧门进屋。


门厅,没人。餐厅,没人。厨房,没人。他掀开窗帘朝外面瞅了一眼,没人。于是他转身准备走回餐厅,一回头,李英超系着围裙,正端着两杯白葡萄酒,站在他身后朝他笑。


“真准时。”小孩开口道。


“一向如此。”他说道,没有像往常一样脱下大衣,小孩也没有过来接的意思。


“这真是个不错的惊喜。”沉默了一会,他开口道。


“你这么认为就好。”小孩站在原地没有动。“你今天回来的比平时早。”


“我想你了。”他接过李英超递过来的酒杯。


“我也想你。”小孩紧紧盯着他的眼睛,慢慢说,李振洋觉得他的话别有深意。“那我们开饭吧?”


“好。”


李英超轻轻勾唇,转身朝餐厅走去。


李振洋慢吞吞跟在他后面,眼神不经意间瞟见洗菜池上放着的Drano通下水道凝胶,低头看了看酒杯,在进餐厅之前迅速地把那杯酒倒在墙边的花盆里,只留下里面的青橄榄。在李英超回头之前,他把酒杯靠到唇边,装作刚喝完的样子。


餐桌上摆起了高高的烛台,烛光摇曳。


“这些不是特殊日子才用的吗?”


“今天就是特殊日子。”李英超拉开上席的椅子,朝他挑了挑眉,李振洋挤出一个假笑,只能挪过去坐。


小孩从他的酒杯里拿出青橄榄,把上面的酒液抖了几下,放到了嘴里,满足地叹息了一声,走去厨房端晚餐。


李振洋看着他的背影,脸上有点挂不住,开始思考什么时候能抢救被自己喂了酒的花。


趁小孩没回来,李振洋把手边的餐刀拿起来掂量了一下,悄悄收到大衣内侧口袋里。


在他试图抢救那盆可怜的花之前,小孩端着一大盘烤肉走了进来。他把切肉刀在盘子上一刮,锵的一声,李振洋的心打了个哆嗦,他平时怎么没注意到家里的切肉刀这么快?


“我来帮你切吧,宝贝,你一天下来很辛苦了。”他连忙站起身,按着李英超的手把刀从他掌心里抽出来。


“谢谢。”李英超把盘子推给他。


“小事。”


然后李振洋眼睁睁看着他,从围裙下面抽出一把更大的刀开始切面包,锋利的刀尖让李振洋心情异常复杂。


“所以……最近你们杂志怎么样?”他试图跟小孩搭话。


“事实上,我们的杂志最近出了点问题。”小孩一边把沙拉摆到桌子上一边说,“有别的杂志社跟我们抢客户。”李英超走过来,把玻璃碗凑到他面前,“吃点青豆吗?”


“不,谢谢。”


“吃一点。”李振洋默默接受了小孩执意夹了一大夹子烤青豆放到自己盘子里。


“希望问题都解决了。”


“还没解决,”小孩把碗放下,坐到他对面,朝他抿嘴一笑,“但会解决的。”


李振洋鸡皮疙瘩起了一身,也挤出一个微笑。


“烤牛肉,我的最爱。能帮我递一下盐吗,宝贝?”他说,抬头看了李英超一眼,哈哈尬笑了一下,刚想自顾自接“盐在我们中间”,却发现手边摆着的小盐罐。抬起头,对面的小孩双手交叉抵在下颔,甜甜地看着他笑。李振洋心情复杂得说不出话来。


“所以,你最近工作怎么样?”李英超问他。


“一样出了些问题,最近欧洲那边流感严重,好几个模特发烧,叫我去代班。”


“是吗?”小孩表情没有变,一直看着他笑。


李振洋坐不住了,他站起来,“要喝点酒吗?”


“好啊。”


他倒了小半杯酒递给李英超,在小孩接过酒杯准备喝的时候,握着酒瓶的手一松——


并没有酒瓶撞击地面的碎裂声——被李英超稳稳地抓在手里。小孩的另一只手还端着酒杯贴在唇角,保持着歪头看他的姿势,似乎愣住了。


墙上的挂钟好像一瞬间停摆了。


然后“啪”的一声,酒瓶摔在地上,有几滴酒液溅上了李英超的面颊。


“我去拿毛巾!”


“我来擦!”


他们同时说,李振洋转身去了更衣间,李英超跑进厨房里。




更衣间里的某个衣柜里藏着一把勃朗宁,它被放在那里的目的并不是为了应对现在的局面。作为杀手,李振洋对环境有着天然的警觉,这把枪原本是他打算在仇人找上门来的时候保护李英超的。在握上那把枪时,李振洋产生一种深深的荒谬和讽刺感。


等他举着枪出来,屏息走向厨房,“宝贝,你还好吗?”


没有人回答,厨房里静悄悄的,然后后院里传来轮胎在水泥路面上的摩擦声——


操!李振洋没忍住骂了一句,翻出厨房的窗子,穿过喷灌器正在工作的前院,踩上邻居家刚修剪好的草坪,正好看到李英超的尾灯。他握着枪追了上去,衬衣在经过前院时被喷灌器弄上了水,湿漉漉贴在身上。




“李英超你怎么能这么蠢?”李振洋走进更衣间时,李英超的心凉了半截。李振洋的更衣间有什么他很清楚,对于李振洋这样的洁癖来说,在自己的更衣间里挂上条毛巾是对衣服们的不尊重。他不想跟他正面交锋,在他心中李振洋一直是初遇时那个,搂着他的腰让自己骑在他脖子上,温温柔柔跟他说话的那个李振洋,他还不想拿黑洞洞的枪口指着他。


他听到子弹上膛的声音,但懒得理会,径直走向了车库。




“宝贝!”李振洋抛弃了羞耻心大喊了一声。也许在他们爱管闲事的邻居看来就像他们吵了一架,他的小孩闹脾气了,他不得已追出去哄他,可能待会还会出来劝架,跟他讲讲爱情谈谈人生什么乱七八糟的,但无所谓,他现在首要目的是把小孩追回来,然后他们坐下来好好谈谈,好吧,他是拿枪了,但那只是以防万一而已,他完全没有朝小孩开枪的意思。




李英超注意到路边的灌木丛稀稀疏疏响了起来,有人在以常人难以达到的速度疾跑,裤脚带起的树叶沙沙响。他咬了咬牙,踩了一脚油门。然后——


“砰!”




李振洋被卡在了一栋房子的前院栅栏里,他单手一撑向上一跃,然后传来一声枪响,李英超前窗的防弹玻璃上一个蜘蛛网状的弹孔。


“……妈呀。”表情瞬间凝固,他看到车里的小孩不可置信地深吸了一口气,车猛地刹住。


“等等,别,别别,这是个意外,你听我解释——”他慢慢走到路上,站到李英超车前,求生欲让他举起双手,他甚至扔掉了手中的枪,“宝贝,这真的是个意外——”


李英超的表情很凶,让他想起小只的老虎,怪可爱的,接着怪可爱的小老虎突然又踩下了油门,奔驰车朝他冲过来,明晃晃的车灯让他忍不住眯起了眼。


被车撞飞的时候李振洋居然一点也不意外,以他对李英超脾性的了解,不撞上来反而会让他心里不安。他顺着惯性一翻身紧紧抓住车顶,李英超发现了他,猛打方向盘将车扭成s型,李振洋被甩来甩去有点晕。


“我们都冷静一下。俗话说床头吵架床尾和……”他把脸贴在天窗玻璃上喊,李英超被他烦得不行,狠狠朝天窗砸了一拳,一把拉上天窗遮。


“哗啦”一声,李振洋踹碎后排玻璃,从车顶荡了进去,摔在了真皮座椅上。


“我们得谈谈-”伸出手试图扶住小孩的肩,李英超躲开他的手,直接推开车门跳了下去,在粗粝的柏油路上翻滚几圈坐起来。


“李英超!”李振洋喊他,下一秒失去控制的汽车冲进了邻居的院子里。


李英超冷冷地朝他哼了一声,转身头也不回地消失在小路尽头。





14.

“哥哥你这是怎么搞的?”卜凡看着黑着脸敲他门的李振洋,头发里插着几根小树枝,湿了的白衬衫上还沾了土,一脸懵。


“我家小孩,想搞死我。”


“跟我讲这些不太好吧哥哥……”卜凡暗自感叹这不是去幼儿园的车。看着李振洋越来越黑的脸,他终于回过味来,这还真是去幼儿园的车,只好硬着头皮问:“……谈崩了?”


又挨了李振洋一个白眼,卜凡嘟哝:“李英超那小孩……不像啊……”


在李振洋伸出长腿踹他之前,他小心措辞道:“那你做任务被人发现了——”


李振洋想起小孩搂着他的脖子,软着嗓子求他起床陪自己去买糖,抿了抿唇,最后面无表情。


“……我知道。我明天一早就动手。”




“儿子,妈妈早就跟你说过,知人知面不知——”


“是我瞒着他。”李英超打断他,“……虽然他也骗了我。”


岳明辉下一句话一下哽在怀里,他只好起身去卧室拿来一床被子把李英超裹起来,抱在怀里,“没事儿没事儿,那种虚伪的男人没必要在意……”他轻轻拍着小孩,让他靠在自己怀里,“……那上头说处理掉他的事……”


“我会的。”


岳明辉被他的果断又噎了一下。“晚安宝宝。”他只好说。


听到岳明辉关上卧室门的声音,李英超躺在沙发上,望着客厅里反着月光银亮的水晶吊灯,用气声呢喃道:“李英超,你不爱那个大猪蹄子。你不爱他。”




评论(13)

热度(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