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cardo易一一

只爱HE拒绝BE
为国内汤哈圈疯狂翻译外国好文
土味翻译
磕洋灵磕到迷幻

Mr.&Mr. Li(史密斯夫妇au)(1)

史密斯夫妇au,设定经不起推敲


1.

“我们在一起有四年。”


“五年。”


“好吧四五年。”


“你们的性生活有多频繁?”


“我不明白这个问题。”


“我也是。还是用一到十分回答吗?”两人中较年轻的那个探究地盯着对面的咨询师,“一分代表很少,还是完全没有?因为你知道,从技术上来说,零分才算没有。”


“那你们还记得你们上一次性爱是什么时候吗?”


李振洋皱了皱眉。“我们最近双方工作都比较忙,经常出差,在一起的机会很少……”


“所以你们上一次性爱是什么时候?”


没人接话了。





2.

“我们是在哥伦比亚的一个小酒馆认识的,那天天气很好。”

——婚姻咨询记录



李振洋懒懒地斜靠在吧台上,随意晃动着手中的马提尼。他穿着宽大的白衬衫,解开了上面三颗扣子,露出精瘦的胸肌和银色的项链。他靠在那饶有兴味地看着面前走过的比基尼女孩们,嘴边挂着若有若无的笑。也许是他的宽肩窄腰太过显眼,或者是气质过于性感,几个丰乳肥臀的辣妹纷纷上前找他要电话号码。


当然他没有给女孩们电话——


门口突然闯入借口搜捕抢劫犯而盘问单身人士的警察,然后一个男孩推门进来——


“对不起先生,请问您是一个人吗?”一个警察一把抓住他。


李振洋微微偏过头去看他,那个男孩好像发现了他的目光似的,突然看过来,对上了他的眼睛。


“不,我的男朋友在等我。”


李振洋眼睁睁看着男孩甩开警察的手,雀跃着朝自己跑来。他的眼睛亮的像瑰丽的琥珀,风吹起了他的刘海,炽热的阳光洒在发梢上,他就那样在金光中朝自己奔来,然后一下跳到了他的身上,双臂紧紧环住了自己的脖子——


一个水果糖味的吻落在他的唇角,男孩柔软的头发扫在他脸上,痒痒的。


耳边传来那几个女孩的尖叫,一个警察暗骂了一句操。


等李振洋回过神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一只手托着男孩的屁股不让他掉下来,男孩一只手搂着他的脖子,另一只手去捞他端着的马提尼。


“老公,我来晚啦,对不起。”男孩灵巧地把马提尼从他手中接过来,抿了一下,又在李振洋脸上亲了一口。


你成年了吗?没成年不能叫老公。李振洋脑子里突然蹦出来这句煞风景的话,不过他嘴上接的很快,“没事宝贝儿,我也刚到。”


男孩好像很满意他的反应,然后他凑到李振洋耳边,轻声问道:“你不会真的在这等女朋友吧。”


“猜对了。”李振洋托着他的屁股往上颠了颠,让男孩可以把舒服地把头搁在自己的头顶。


“我在等你。”





3.

“我要结婚了。”李振洋一个左勾拳打在沙袋上,“砰”的一声,沙袋剧烈地一晃。


“……什么?!”卜凡一愣,擦枪的手停了下来,“不是,哥哥你再说一遍,你刚才说什么?”


“婚礼下周六,我查了日历,是个宜结婚的好日子。”


“你在跟我开玩笑吗哥哥,你们才认识了不到一个月!”


“小孩人很好,漂亮得像个小精灵,年龄小但心智很成熟,他是我毕生难求的那个人。”


“……你有在听我说话吗哥哥?”


“他文笔很好,是个旅游杂志的编辑,会经常出差。”


“……”卜凡重新开始擦枪。


“所以你来吗?”


“……”


“来来来!”被李振洋长时间的盯着,卜凡浑身发毛,把手中的布狠狠一扔,“不来不是人!”




“儿子,你过来坐下,我们好好谈谈,结婚这事可不是小事,不能随随便便就结了。”岳明辉摘下眼镜,搁在铺开的楼层透视图上。


“可是他真的对我很好,他人很温柔,我再怎么闹他也不会朝我发脾气。”李英超撅着嘴,被岳明辉面对面按在椅子上,像被班主任叫去苦口婆心劝说不要早恋的小学生。


“他多大了,二十好几了吧?以前有没有女朋友,家庭环境怎么样你都了解吗?”


“……没有吧,他是模特,很忙,经常要飞世界各地走秀。”看到岳明辉皱起了眉,李英超连忙像推销员一样热切地补充道,“他去过很多地方,他的衣品很好,他的字很好看,他很照顾我,虽然我们差七岁,但相同话题很多,完全聊得来……”


岳明辉张口想打断他,想了想又放弃了。小孩儿很固执,倔的像一头牛,认定的事怎么劝都没有用,既然他铁了心要跟那个男人在一起,岳明辉觉得自己也没什么话能阻止对方了。


“并且他跟我一样需要经常出差,所以……一切都很完美。”


“婚礼什么时候,我去会会他。”最后,岳明辉叹气道。





4.

于是在那个阳光明媚的清晨,一个一如他们相遇时的好天气,他们在神父的见证下互相为对方带上了戒指,在琉璃彩窗下交换了亲吻。


岳明辉一直死死瞪着李振洋,好像看到了拱自己辛苦养大的好白菜的猪,惹得李振洋看了他好几眼。


“不用理我爸。”他的小孩,不对,现在应该说是他的合法丈夫,捂住了他的眼睛,踮起脚尖在他脸上啄了一下,“他觉得你诱拐我。”


台下的岳明辉看到李振洋不但没退怯,反而被自家儿子亲了一口,怒由心中起,恶向胆边生,转而去瞪对面的高大平头男人。


开心的围观群众卜凡没想到对面的人会瞪自己,不由地有点委屈,小声问,“哥哥你干嘛瞪我啊”。


岳明辉收回目光,冷哼一声,卜凡摸不着头脑,讨好地朝他笑笑,弄得岳明辉心里更不是滋味。





5.

李振洋与李英超一起度过了大概四或者五年,这四五年里他们相处融洽,只是双方出差时间长了一些,有时候甚至你的飞机刚落地,我就要提着行李准备起飞。


“晚餐七点。”


“好,知道了。”




李英超把烤好的鸡胸肉取出来,腿一抬哐当一声把烤箱门合上。锋利的餐刀在他手中好像玩具,一下下把鸡胸肉均匀地片开。似乎等的有些无聊,他把玩了一下手中的刀,挽出几个弧度漂亮的刀花。


门外传来汽车发动机的轰鸣声,车灯穿破黑暗照到厨房玻璃上。李英超把刀颠了几下,稳稳地放到桌子上,穿过餐厅去大门口迎接他的丈夫。




李振洋把车熄火,从车门内侧把结婚戒指摸出来戴上,转了几圈确定跟早上出门时没有差别,然后对着后视镜仔细照了照,发现领带上沾了一点猩红。


“啧。”他用手擦了擦那块血迹,擦不掉,于是一把把领带扯下,扔到副驾驶座底下。


“真准时。”在门厅他遇到了出来迎接的男孩。


呼噜了一把男孩的头发,他一边脱下风衣一边问他,“今天主编为难你了吗?”


“没有,他难得没找我茬。”男孩接过他的风衣,仔细抚平挂好,“还有你的领带呢?”


“啊……”李振洋假装一愣,然后低下头想了想,“好像落在摄影棚了。”


“你怎么总是落东西。”李英超有点责备地看了他一眼。


“这不是为了赶回来跟你吃饭么,宝贝,”李振洋俯身在他脸上亲了一口,“走得比较忙,下次不会了,明天我叫人帮我把领带捎回来。”


这时电话声响起,李振洋从口袋中摸出手机,放在耳边听了一会,李英超乖巧地没有说话,走到厨房把晚餐端上餐桌,然后李振洋叹了口气,“对不起宝贝,临时通知有个法国的秀要走,原来定的模特出了点事,晚上八点的飞机。”


李英超陪他上楼到卧室收拾行李,精心准备两个小时的晚餐被冷落在餐桌上,“没事,”他跪在地上帮李振洋一件一件把衣服叠起来,整整齐齐地码进箱子,把鞋用袋子包好,“你早点回来陪我就行。”


李振洋蹲下来,从后面搂住他,“我回来给你多带点法国的糖。”




在李英超开车把李振洋送到机场的路上,他的手机震动了一下。点开看了一眼,“洋哥你这张乌鸦嘴,主编派我写一篇关于东南亚的游记,明天就要我飞泰国,可能要呆上小半个月。”


“没关系,我记得带了钥匙。你一个人在外面注意安全。”




一个周后李振洋回到家,凌晨三点给李英超打电话,电话那边传来噼里啪啦打字的声音,应该是李英超在赶稿子,“你现在到哪个国家了?”


“缅甸,环境还行,就是住的地方网特别差,”李英超接着电话,“洋哥你那边三点多吧,你在倒时差?”


“嗯,我刚到家。”李振洋用手按了按腹部的刀痕,没忍住嘶了一声。


“洋哥你怎么啦?”


“我烧点咖啡,不小心烫了一下。”


“这么晚了还喝咖啡,不许喝!”


他们挂掉电话,李英超把手机按到静音塞进口袋,把耳麦重新扶正。


“你别对他太上心了,儿子。”耳麦那头听完了全程的岳明辉提醒道,“在敌人老巢的监控室接电话,你真是不要命了。”


“放心,摄像头都被我提前关了。”


“万事总有一失,”岳明辉叹气道,“别对这段感情太认真,尤其像我们这种活在刀尖上的人,随时可能丢掉性命。”


李英超想顶一句“不会的”,想了想还是垂下眼去看控制屏,没有答话。





6.

“所以这是第二次咨询,来吧。你是一个人来的,能说说原因吗,你为什么来第二次?”


男人沉默了一瞬。“我先声明,我很爱他,我想让他快乐,我想让他幸福。”


他犹豫了一下,“可是有些时候……”

——婚姻咨询记录



岳明辉的担心还是成真了。


他们在一起的时间越来越少,李振洋要走的秀越来越多,后台不能接电话,他的手机总是处于繁忙状态。李英超的主编越来越对他青睐有加,让他全世界马不停蹄地到处飞,每次有机会给他打电话,李振洋都要先算一算时差,然后在相隔了快12个小时的阻拦下退却了。


12个小时,跨越半个地球的距离,也分隔了他们。


他们打电话的时间变得越来越少,越来越多的事情通过短信解决。




“你要出门?”


“对,主编叫我去一趟,说有个图有点问题,叫我去解决一下。”李英超在穿衣镜前抚平白衬衫上的褶子,理了理领结,又把翘到额前的小碎发拢上去。


“可是我们跟隔壁柯林斯夫妇约好了七点一起到他们家吃晚饭。”李振洋站在他身后,倚在门框上,从镜子里看他。


“我会早点赶回来。”李英超转过身,径直从他身边走过去,没有像以前一样踮起脚尖吻他。



请用小心心和评论砸我

评论(5)

热度(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