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cardo易一一

只爱HE拒绝BE
为国内汤哈圈疯狂翻译外国好文
土味翻译
磕洋灵磕到迷幻

【授权翻译】【TRHP】No Words Left to Say

原作者:wynnebat

原地址:点我ao3

字数:7200+

译者的话:翻译了好久终于搞完了(虚脱)

简介:Tom Riddle是一个思想成熟的人,绝对不会产生掐死Ginny Weasley的想法。



Harry正忙着找金色飞贼,然后他听见Ginny压低了声音嘀咕道,“他是认真的吗?”。

这大概是一种让他分心的策略,他想,但是刚才他已经赢了两轮他们追求手之间的对决,并且如果Ginny赢了这局的话,他也能接受输和她的得瑟。

于是Harry调转扫帚飞向她。“怎么了?”

“他在瞪我。”Ginny呻吟道。“我的皮肤真的能感受到那种感觉。也许某一天他能成功用眼睛施索命咒,没有人能证明是他杀了我。”

“我会为你报仇的。”Harry答道,翻了个白眼。他往下看向地面,但Tom根本就没有在看他们。他只是在和Ron说话,Ron好像发现了什么有趣的东西。这景象让Harry忍不住微笑。当他的朋友们和平共处时,他总是觉得很开心。在他把注意力转回Ginny时,Tom抬头看向他。他说了些什么,但Harry分辨不出。他掉头飞走了,因为毫无疑问他肯定是在笑话他。Tom假笑了一下,但不是他平时不高兴或者生气时的假笑。

“看到了吗?他没有在瞪你。”

“他当然没有。”Ginny沉重地说。


*


“如果你不杀我的妹妹,我会真的很开心,兄弟。”Ron Weasley说道,没有意识到他重复了他妹妹的话。他努力了,但还是没能成功加入Harry和Ginny之间友好的追球手比赛,然后现在Tom不得不留在这跟他说话。如果不是因为他不呆在这的话,Weasley们会过的分外舒坦,他早八辈子就离开了。

“我不明白你的意思。”Tom答道,语气平静,友好。

Tom Riddle,绝大部分Hogwarts学生都知道他,他是一个聪明的学生,一个毫无瑕疵的好人,尽管他是Slytherin,但大家都觉得他是一个乐于助人的学生主席。

“她是一个优秀的追球手。在Harry离开后,她只能在这个位置上当一年,真是太令人遗憾了。”

实际上,她现在不能马上从扫帚上摔下来,摔断脖子,真是太遗憾了。

Ginny Weasley在偷偷看他,Tom想,抬头盯着在魁地奇球场上飞来飞去的两个人。本应该是追捕金色飞贼的比赛,他们两个却在那大笑,还互相绕着对方转。

在他意识到Weasley们对Harry的情绪有帮助后,他就违心地鼓励Harry跟他们来往。他们家可怕的生育数量打消了Tom对于家庭的全部兴趣,但却助长了Harry想要一个孩子的想法。这激怒了他,明明Harry只跟自己呆在一起就能满足,但他却还想要交更多朋友。最后Tom妥协了Harry喜欢其他人的陪伴的事实。不过这么多年以来他最喜欢的陪伴依旧是自己,这安抚了他。即使Harry冒昧地去Weasley家度假,他也会先跟Tom庆祝,或者找个理由拉他一起去。

他原本以为Weasley们或多或少是没有威胁的,Harry把他们看作是收养他的兄弟姐妹之类的。然后荷尔蒙的旋风来了,Tom发现Ginny对Harry产生了超出家人的感情。神经。Harry可以说他对她只是普通的朋友关系,但他渐渐花更多的时间与Weasley一家呆在一块,而不是缠着Tom。

Ron叹了口气,Tom感觉被冒犯了,他对Harry的朋友所做的任何事都有这种感觉。

“看,我知道我在浪费时间,但你该考虑给Harry一点空间。你是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人,行,随便,但人都有自己的生理需求,Harry也是。”

“他可以在不建立爱情关系的情况下满足这些需求。”如果Harry是那种只走肾不走心的人就接近完美了。虽然Tom也讨厌他那样,但那比跟什么人陷入爱河要好的多。

Tom已经下定决心要通过友谊的纽带把Harry和他绑在一起,但现在离他们从Hogwarts毕业还有两个月,他们之间的友谊还不够深。他曾见过不止一次别人友谊破裂,当其中一个认为伴侣比最好的朋友值得更多的关注时。从约会开始,然后是婚姻,再然后生子,并且,操,他知道Harry非常想要一个——

羽毛笔掉在手上,墨迹沾湿了他的魔咒论文。

无法忍受。他曾找办法疏远那些Harry感兴趣的人,但Weasley们超出了范畴。他和Harry在第一年达成共识,如果Tom对他宠爱的红头发们动什么手脚,Harry就会知道,尤其是如果Ginny死了,喉咙上有一圈掐痕的话。

Ron低头瞟了一眼羽毛笔,很明智地选择了闭嘴,但他很愚蠢地选择了将谈话继续下去。“你知道他的,他想要,”Ron摆摆手,“嗯,所有东西。他父母曾有过的,以及他从未有过的。”

Tom撇了撇嘴,脸拉了下来。当Harry亲密的朋友特别了解他真实的一面时真是太讨厌了。无论如何,现在没有人会在附近听到他们的谈话。他可以在半小时后,他们回城堡吃晚餐时,再做他的好学生。“我知道。贪得无厌。”

“这是生活。”Ron耸肩道。

“未来计划里不包括爱情是可能的。我的计划里就不会有爱情。”

“那是因为你不会爱。”Ron的注意力再次转向天空,时间长到Tom希望他去看比赛,而不是跟他搭话。很不幸,他继续道:“我以前想过很久,你唯一脱离计划的事就是统治世界。”

Tom立刻把注意集中到Ron身上,怒火迅速燃烧起来:“你敢——”

“然后我意识到,如果可以的话,你会和Harry约会,不只是因为你对他的占有欲,防备他跟其他人交朋友。你爱上他了。”

愤怒,他感觉到愤怒,而不是紧张或者窒息。没有人会信Ron,他就是个傻子。Harry会——“我想你马上把这个想法告诉他了?”

“不,我没有。”Ron说,措辞小心翼翼。“虽然你是个混蛋,我恨你,但我不会那样做。”

多亏了Gryffindor的荣誉感。

真好。

“挺好,看起来你的小脑子跟平常一样智商低。”

Ron没理他。“并且,我不能告诉他。我是指,如果我这样做一不小心把你们俩撮合到一起去了呢?我永远不会原谅我自己。”

Tom翻了个白眼:“那不可能发生的。”

“你确定?”

“我很确定。”Tom答道。如果Harry在性向上有一点点弱点的话,他早就会抓住了。很不幸,“他是直的。”

“我也是,但我不会跟我最好的兄弟制定人生计划。然而Harry是准备帮你统治魔法部之类的。而且每次我提到要搬出去,到我自己的房子,他总是耸耸肩说他来不了。”

如果Tom住在陋居这种小破屋里,他也会想搬出去的。Harry曾设法拖着他在那里过了两次圣诞,远远超出了他的需要。相反的是Harry父母留给他的小但精巧的巫师房子,他们已经尽早搬了进去(非法地,在他们分别十一和十二的时候,完全离开了寄养家庭,但他们对外称他们是去年夏天才搬过去的)。

“当然不是这样。我们刚找到我们自己的房子。他花了一整个夏天的时间装饰他的卧室,还把其他的房间偷偷装成红色和金色的。去你那里就浪费了。”

“Riddle。”Ron绝望地说。

“你听起来像你妈妈。”

“我现在感觉跟我妈一样。听着,我不是为了帮你才说这些的。我说这些的目的是,如果你们俩毕业了还没想清楚你们那些破事,你们就会进入一个更大的紊乱的,相互依存的循环,一旦他跟魔法部的人调情,你就会发火,而他会感到难过或者很懵。就直接……长吻他。带他去帕笛芙夫人茶馆。给他一支玫瑰,跟他说你爱他。做点什么,让我以后不用盯着我妹妹的后背,怕你为她和Harry之间不知道会发展成什么的关系对她下手。”

Tom有种Ron等了好长时间终于能把这些话说出来的感觉。

“一旦我们之间的友谊毁了,你就是Harry最亲密的人了。”

“我不认为有什么东西可以破坏你们之间的友谊。我最后一次尝试是在一年级的时候,并且目前我还没有打算让那具阴尸复活。”

但Ron错了——有些事几乎毁了他们之间的友情。也许Ron已经忘了在一,三,四,和六年级的几个周,他和Harry闹的很僵。或者也许只是他太Gryffindor了,把那些事忘了。Tom会替他记住的。

“就考虑一下吧,行吗?”

“没什么可考虑的。你对我感情的脑补是荒谬的,但如果我听到你向任何人大肆宣扬这件事,你不会有机会活到去担心你妹妹的。”Tom站起身,拍掉任何可能沾到他长袍上的泥土,把东西放回书包。

“你真是个讨人喜欢的人,Riddle。”

“Harry也这么想的,谢谢。”

Tom从他肩膀上扔了一个无声地恶咒,试图在走开时感到一种满足感。Ron会在一分钟后体会到它的威力的。这应该使他开心。相反,他有种奇怪的空虚感。离开的时候,他听到身后的欢呼声。Harry抓住了金色飞贼。有笑声,揶揄声,(红头发和黑头发紧紧缠在一起,当他们拥抱的时候,这种景象Tom看过一百万次,但现在当他看不到的时候他最生气),Ron对于晚餐大声的抱怨声,Harry在说着什么,他听不太清楚,然后——

“等等我,Tom!”

Tom准备好再一次见Harry同时祝贺Ginny的飞行,但当他回头的时候,只有Harry正跑向他。两个Weasley落在后面,Ginny拿着她和Harry的扫帚朝着Ron恐吓地挥舞着。

“Harry。”

Harry给了回应,做了个鬼脸。“对不起,我知道原来我邀请你下午跟我一起,但你被拦住了,接着Ron和Ginny问我要不要飞一会。嗯,至少你有机会写作业了?”

“我明显没有时间。”Tom生气地回答道。

Harry只是对他笑起来。“这是两周后截止的吧?”

“魔咒论文,”Tom说,“需要你花大气力研究它。我怀疑你根本没做变形学作业。”

“我做完占卜作业了。”Harry回击,语气里含着笑意。

“啊,对,你最近的梦的那个,”Tom回答,叹气道。Tom无法想象他要在占卜课和保护神奇生物课之类的选修上浪费时间,而不是选像古代魔文和数字占卜这样有用的课。但这个争论过去很久了,当他们都对彼此的论点感到厌烦时。

“Trelawney会喜欢我的梦的。在其中一半的梦里我死了,我甚至还梦到过你一次。”

“我杀了你吗?”

“你把我从一条大蛇中救了出来,你非常勇敢,像个英雄,你甚至还握着Gryffindor的剑。”Harry脸上的洋洋得意十分碍眼,但Tom挪不开视线。

“如果你想用英勇来羞辱我的话,你应该至少让我拿Slytherin的剑。”

“你已经有了Slytherin的几——”

Harry躲开了Tom的推搡,大笑起来,差点跌进黑湖。“我现在太兴奋了,不想坐下去吃晚餐。想跟我在湖边走走吗?”

“你在试图诱惑我吗?”Tom问,转而向黑湖走去。这个湖周围有一些著名的接吻地点;Harry经常为自己没能成功完成某些“在Hogwarts必做的事”而感到惋惜。

“做梦。”Harry说,翻了个白眼。

这是Tom熟悉的那种随意的否定方式。通常情况下,这并不会让他特别生气。但今天是漫长的一天,他不得不忍受Ron的废话,他不得不看见Ginny,他发现自己陷入了一种比平时的愤怒更糟的情绪里。Harry继续谈论着Gryffindor那些八卦,谁又和谁分手了,谁又和谁在一起了。这些东西没有任何当作把柄的意义,但Tom一如既往地干巴巴地应和着他。

在走到湖边的半路上,他们陷入了一种惬意的沉默,那种相熟相知的老友有的那种。他们六岁时相遇;Harry出现在他生命里的时间是没出现的两倍。

“Ron对你说什么奇怪的话了吗?”Harry终于问道,打破了沉默。“你们一开始似乎相处的很好,但现在你看起来有点失落。”

“说的好像Weasley能影响我的情绪似的。”Tom蔑视道。可笑——但的确如此。

“是是是,他在魁地奇球杆上太矮了,根本没注意到殿下您的情绪状态。”Harry大叫了一声躲开Tom的拳击咒。“嘿!”

“我还是希望你能形成巴普洛夫条件反射。”

“不可能。我不是那种会被驯化的狗。或者变成跟其他什么的试验品一样。”Harry听过这个理论很多遍,但Tom确定Harry唯一记住的只有关于魁地奇和DADA。他们彼此静默地走了一会,路过一群发光的鱼,直到Harry开口道:“需要我揍他吗?”

“你不会的。”

“如果他做错了什么。我是指虽然我是他那边的,但如果他真的说了混账话我会揍他,我敢肯定他右勾拳用的比我好,所以你要在那里保护我,我们可以一起把Gryffin和Slytherin搅得天翻地覆。”

“我不明白为什么我能忍受你。”Tom答。但他能。真是糟糕的,讨厌的,操蛋的,人类的感情。他想恨Harry,但他甚至做不到责怪他。这都是Tom大脑里的产物。在Harry继续发问之前,Tom接着说,“我们只是在聊天。他提到的东西让我想起来马上就是Hogsmeade周末了。你会带Ginny一起去吗?”

Harry耸耸肩。“我估计会碰上她,然后跟她和其他人一起喝一杯黄油啤酒。”

Tom用肩撞了一下Harry。Harry不得不思考他这是什么意思。“你没你看起来那么蠢。”

“我看起来很聪明。我戴着眼镜。”

“并且还穿着邋遢的袍子?”

“你属于那种完美的天才型,但我可以是那种神情恍惚的天才。”Harry不擅长说谎,但他知道如何回避一个问题。Tom把他教的很好,但Harry不想回答他到底要不要跟Ginny一起让他感到愤怒,他也厌倦了这种愤怒。

嫉妒对他来说并不陌生。最糟糕的是他知道他不能改变现实的每一点来获得他想要的。他可以变得强大,他可以变得伟大,他会在魔法部身居高位,让整个世界都认可他。但Tom永远不可能剔除身体里麻瓜的那部分血液。他永远不能成为一个好人(他也从没这么想过,但在和Harry冷战的最糟的那段日子里,他想过如果他心里能多一点友好和善良,日子是不是会变得好些)。Tom永远不能成为Ginny Weasley(虽然他也不想,但他希望能有资格抓住Harry的肩亲吻他,得到热情而不是困惑的回应)。

现在抛开这些想法转而逗弄Harry更简单。“也许你能成为魁地奇天才型。这个与学习无关。”

“这是一半我喜欢魁地奇的原因。但你和Ron刚才并没有在聊Hogsmeade。”

“对,我们没有。”有一千件事他可以说。Harry很了解他,但他总是没办法戳破Tom撒的谎。Tom擅长把人玩弄于股掌之间,但他内心的一部分考虑不这样做。他破坏性的一面让他想要又不想要,想把Harry变成Harry不想的样子。“我们在谈未来。”

“他的?”

“你的。”用余光,Tom瞟到一只在湖面上滑行的夜骐。“还有我的。”

Harry的肩膀紧了紧,但他的语气充满了肯定,而不是怒火。“你还在担心我成为傲罗吗?你知道我会没问题的,我会很小心的。”

“我知道,我说不过你。Nott和Rosier会跟你一起进这个项目。”

Tom为Harry想把自己置于危险,来保护腐朽的巫师社会而愤怒和不解,但他允许Harry说服他。让他愧疚地在水晶笼子里过完一生永远不可行,但当一个傲罗?

“两个保姆,你真的要这么做吗?”Harry问,听起来并不惊讶。

“你经常说他们是我最好的伙伴。或者我可以派Malfoy去。”

“谢谢您的贴心,伟大的Riddle大人。”Harry发出轻柔的笑声。“不过我知道你需要他呆在政治领域帮你。”

“他确实在我的十年计划中承担重要的一环。”

在接下来的五年,十年,二十年中,Tom会走得更远,变得更伟大,得到的比任何人梦寐以求的都要多。然而,Ron的话如婚礼的钟声,在他耳边敲响。多年来,Tom训练自己照顾到Harry的情绪,因为不然的话,Harry会生气,会哭。还有那些恼人的,但对Harry来说必不可少的人。Tom可以提供友情,但他给不了那种Harry想要的柔软的情绪。Harry需要一个像Ginny这样的人,一个把他当作猫咪幼崽疼爱的人,而不是像Tom这种,像蛇怪一样的爱。他努力试图装作对这种念头无所谓,但他做不到,Harry无论如何都能看透他。

对于Harry众多的Gryffindor朋友来说,Tom是一个例外,但只是朋友里面的例外。在三年级的时候,他不再把Tom介绍成自己的哥哥,但Tom觉得,他愚蠢的Gryffindor大脑还是这么想的。

但如果Weasley能发现,其他人也会发现。是时候把感染源除掉,直到他的血液变回正常的颜色了。他们在Hogwarts呆的时间马上就要结束了。这个念头,也许Harry允许Tom从他身上得到更多,该结束了。

从三年级以来,Tom一直在雇一个勇敢但不是很高尚的Gryffindor告诉自己有关Harry的任何感情方面的消息。那个Gryffindor从没带回任何同性爱情相关的消息。Tom有一个引诱Harry陷入爱情的想法,但所有的引诱必须有一个基础,任何基础都行。

“我们在聊我不想你去跟Ginny约会。”Tom说,坦白了事实。让Harry知道自己的感情不像解脱,而像一个见不到底的自由落体。

Harry否认的很快。“兄弟,我不打算和Ginny约会。跟她约会会感觉很奇怪,她就像是我的一个小妹妹,并且她还是Ron的妹妹。”

“就像我像是你的哥哥一样?”

Harry停下来,转身看他。Tom也停下来,尽量面无表情地对上了他的视线。

“如果你想这样的话。”Harry说,他的眼神瞟过Tom的唇,他的下颚,他幽黑的眸子,试图找出他说这句话的原因。但他是Harry,Tom知道他会把事情弄的水落石出,无论Tom怎么想。

“你是……你是我的家人,Tom。我们选择了彼此,并且我从没有后悔过。”他停下来,吞咽着。“我需要去揍Ron吗?他说了什么?”

Tom叹了口气。Harry的话跟他心里的想法一样,但家庭对他来说并不意味着兄弟关系。“没,只是些陈年往事。走吧。”

他旋转脚跟,更快地朝城堡走去,忽略了Harry想要交流的企图。就算以这种速度走会城堡都需要五分钟,Tom不想看到Harry,或者自己在水中的倒影。他渴望能走的更快,但他不是自己希望能成为的神。这番对话足够把他心中过于人性化的感觉剔除。

“那就是Cho变成仓鼠的时候——”

Tom回头,蹬着他。Harry落在了后面,但并不远,在Tom不想让他跟着的时候轻松地跟了上来。

“终于赶上你了。”Harry说道,大步走近,直到跟Tom并肩而行。Tom默许了他的动作。

“我是说Cho确实变成了一只仓鼠,但那是四年级的一个事故,我以前跟你讲过,不过你大概不记得了。”

“我忘了。”他记得,他记得住Harry跟他说过有关他喜欢的人的每一件事。他知道的越多,他就越容易做手脚,让他们远离Harry。

“虽然没有什么值得我想Cho的——”他剩余的句子被Tom的手掩在了嘴里。

“我不想听你提起Cho,你个白痴。”不是现在。在这个非常时刻,他只想回到城堡,把那颗被Harry无意识拨动的心抛在这。“我不想听你说Ginny,我不想听你说你对Lavender产生的生理反应,以及你上个周三是如何觉得她性感。”

Harry的手抬起来,一只盖在Tom掩在他嘴唇的手上,另一只搭在他的手腕上。慢慢地,他把Tom的手从嘴唇上拉开,但没有放手,轻轻地抓着他。他的手上有魁地奇后的热度,Tom的手背几乎感觉不到Harry手上童年时期留下的疤痕。他觉得自己被困在一个幽闭的地方,又感觉他们周围的空间延伸的太远了。

“我喜欢的人你从来没有喜欢过。”Harry说,翡翠的眼睛流露出的光比他的话语温柔。“你和Ron谈论的这个未来也是一样的吗?”

Tom从牙缝里挤道。“是,你的品味烂的出奇。你想变得开心不需要她。如果你想成为Weasley家的一份子,你已经是了,你不需要跟他们中的一个结婚,你不需要跟任何人约会。”他停住了,尽管他十分希望自己说的都是真的,他自己都很难去相信这些话。最好的谎言是骗过你自己,并且很久以前他就意识到Harry的青春期不能没有浪漫。一个枯燥无味,无聊的浪漫,伴随着爱情和鲜花。他也许会以他的父母给孩子们命名。

Harry的手指紧紧包紧了Tom的手。

“Tom,我——”Harry扬起下巴,带着Gryffindor的勇气,“如果你不希望我去约会,你得给我另一个选择。”

“你是直的。”Tom钝钝地说,没能立刻利用Harry隐晦的暗示。

Harry有一瞬不敢去直视他的眼睛。“我不,不完全是。我跟Ron亲吻过一次,感觉很好,但不像是跟女孩的那种,我会更游刃有余。我只有一个男人想追,然后我发现你不喜欢。我以为如果你想要的话你会说些什么,你总是会为你想要的东西说些什么。”

“我该怎么说?”Tom问,“即使我知道你会对一个男人感兴趣,我对你选择的朋友的性格太了解了。他们人很友好,他们是Gryffindor,他们接受你给予的而不是索求一切。并且你跟我说过很多次,占有欲非常恶心,并且你还不能接受如果我拥有你了我永远不会放手。”安静地,把他的手再一次放到Harry唇上,但这次只是轻柔地摩擦着他柔软的下唇,他说:“我不是什么好人,不管这些年你改变了我多少,你不会在我心里占有一席之地。”

“我从不认为我有过,”Harry说,Tom能感觉到他咽了下口水,走近了一步,拉着Tom的手放到自己脸颊上。“操,Tom,如果我想要好生活,我不会让你进入我生活一丝一毫。不需要提醒,我知道你的占有欲——你把我身边的人赶走,好像这是什么体育运动一样,你不能指望我没有发现。但更多时候,如果一个是你不太上心的人,另一个是爱并且需要的人,你会妥协。我不会爱上你,如果你从没有让我有自己的生活方式,如果你不认同我的道德底线。但你都做到了,即使有时候相当欠扁。”

“一句话里同时向我表白并且骂我?如果这是你对浪漫的看法,就算没有我的介入,你跟其他人的感情也会失败。”Tom说,说不出他实际上应该说出的话。

他向前迈了一步,跨过他们之间最后一点空隙,然后把Harry拉进了怀里。Harry没有一点反抗,相反,他的牙齿撞上了Tom的,他饶有趣味的笑化作了激情。Tom没打算温柔,Harry也是,抱紧Tom的头,贴着他的身体加重了这个吻。Tom也是,他想把自己的触碰留在Harry每一寸肌肤上,轻扫每一寸不属于自己的肌肤。早些时候,Tom没能从咒Ron身上找到满足感,但这个吻比那个咒语更让人满意。这是狩猎的胜利,他目前为止获得的最高的分数,是让别人投降的乐趣。他向这个傻傻的,奇妙的,试图让他变得好脾气,试图让他不再冷酷无情的男人投降,因为比起看着敌人眼中的光熄灭,他更想拥有他。

Tom让Harry退开一点找到呼吸,然后在他的唇上呢喃道:“我想你已经知道你是唯一一个进入我心里的人——唯一一个能够做到这个点人。你会毁了我,但我不想看到你跟除我以外的其他人在一起。”

Harry把他们的额头贴在一起,依然在喘着气。“告诉我这一切都是真的,否则我不会跟你在一起。”

“我会尽可能让它是真的,如果我做不到,你能找到方法帮我留住你。”

“该死的,”Harry说,他的声音很轻,他在Tom唇上留下的吻更软。“我们都逼迫对方妥协了这么久,接下来还有十年,二十年,一辈子?”

难以置信的困难,但也难以置信的值得。Tom想知道是不是在另一个平行宇宙,他和Harry也在那么早就相遇。梅林,他原本可以成为一个巨他妈了不起的黑魔王。但当他再次俯身亲吻Harry时,这些念头都消失了。自我反思很好,但Harry的舌留在他嘴里,Tom追逐着它,直到感觉周围的空气都消失了,Harry发出细小的呻吟。

“只是说一下,我还是想要孩子。”贴着Tom的唇,Harry最后埋怨道。

“几十年后我们可以从孤儿院领养一个孩子。”Tom回答。

“有了孩子你能成为更好的候选人。”Harry指出,但这并没有反驳Tom的观点。

在Harry的吻还没有停下的时候,Tom看到自己未来五年,十年甚至二十年的计划分崩离析,直到他把Harry写进里面。这会改变他的计划,他,因为Harry会离他更近,会看到他的一些计划中的残忍。他能看到多年以后的争论,胜利,坦白,妥协,与这个忠诚到愚蠢,令人敬佩的男人一起。这是疯狂的想法,但这是有Harry愿意跟他一起的疯狂梦境。


“我想,你有一辈子的时间说服我,”Tom说,试图露出一个假笑,但出现的却是一个微笑。





评论(7)

热度(1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