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cardo易一一

只爱HE拒绝BE
为国内汤哈圈疯狂翻译外国好文
土味翻译
磕洋灵磕到迷幻

【洋灵】我的同桌(中)


5.

那天情人节。

从早自习开始,教室里就弥漫着一种暧昧的气息,精心挑选的礼盒不经意从几个同学的位洞里探出一个角。高中三年,青春已然到了尾声,每个人都想趁着时光还没有溜走,人还没散尽,再放纵一次,再赌一把。

“你要跟你同桌表白吗?”朋友问我。

我坐直了身子,后背贴上书包,感觉到里面糖果盒坚硬的触感。

“看看吧。”


同桌来了。

我把糖果盒拿到课桌上。我没有写告白条,也没有用署名的包装纸。

因为这样我随时可以在情况有变时改变说辞。我甚至可以故作看破了爱情,说,我只是看大家都准备礼物了,也准备一点做个样子,其实现在马上毕业了,谈恋爱根本没有意义,上大学基本要分道扬镳。哪怕我心里完全不是这么想。


“有喜欢的人啦?”同桌问我,坐下来开始准备上课的东西。

我有点慌,好像心思被戳破了,话没经过大脑脱口而出:“没有,这是我自己带的自己吃的。”

怕他不信,我又补了一句,都这时候了谈什么恋爱,谈恋爱不如学习。

他被我逗笑了,转过头,好像突然想到什么,说,“那这样,要不你卖给我吧”。

我心里一惊,连忙装作不经意地问,你送人啊。

“对,给我小弟,他喜欢吃甜的。”

我舒了一口气,说了声好。


下课的时候有别的班的女生过来,站在后门喊他过去。

我撇过脸,看到他斜斜地倚在门框上,没有收她们递过来的礼物,只是把粉红色的信接过来,展开慢慢读了一遍,然后揉揉女生的发。

真是绅士的拒绝啊。

我想,为自己没有莽撞告白庆幸起来。

不知道他会接受什么样的女生呢?



6.

那天中午,我跟朋友从食堂回教学楼,正往楼梯上走,还没到拐角,突然看见同桌从楼梯上下来,他没看见我们,直直地走进走廊里,手插在兜里,好像那不是走廊,而是秀场。

朋友“呀”了一声,推着我的肩,叫我赶快跟上。

于是我们在走廊头上,隔着十几米,看见他站在一个教室的窗户旁往里看了一会,然后把窗户拉开,低着头看里面坐在窗户旁的那个人,整个人斜靠在窗台上,袖子向上挽起露出一截手臂,校服外套散散地搭在肩上,硬是穿出了高定的味道。

朋友八卦地用挽着我胳膊的手掐了好几下,整个人兴奋了起来。我没反应,整个人感觉都是冷的。

同桌把手伸进去摸了摸那个人的头,把早上从我这里买的糖从怀里掏出来递过去,那个人接过来刚想打开,立刻被他用手指轻轻弹了下额头,接着他抽过那个人手中的笔,半个身体都凑进去,在卷子上写了起来。


看到那盒糖的时候我悬着的心落了下来,朋友却激动地拉着我往前走。

那个学弟大概是盯着同桌的脸在神游,被同桌发现了,从卷子上抬起头,在他眼前打了个响指,用手指指着他的眼睛叫他专心。他回过神来正好发现了假装路过的我们,仿佛见到亲人一样朝我喊:“学姐好!”

同桌这才注意到我们,回过身跟我们打招呼。

“学姐今天跟朋友来的啊,”学弟在兜里翻找了一阵,然后向我们摊开掌心的两个米奇棒棒糖,“学姐们吃糖吗?”

朋友有点脸红,支支吾吾看向同桌,不知道该不该接。

李英超好像会错了意,“我不给我洋哥吃,因为他老偷我糖,我不给他。”

同桌哼地笑了一下,用手挠了几下胸,“我那是怕他吃太多了长蛀牙,就多帮他分担一点。”

“我先回去了,马上午休了。把我写的步骤仔细看看,每一步我都写了注释,晚上不懂的再问我。”

临走前同桌手撑在窗台上,弯下腰,又在他头发上薅了一把。



7.

之后的好几天,朋友好像被李英超仙子下凡的美颜迷昏了头,我觉得她是被李英超下了蛊。

“他们兄弟俩长得都真好看。”朋友跟我说。

“他们有血缘关系吗?”我好奇道。

“不知道,但没有血缘关系不可能那么亲,亲到我都差点以为他们在谈恋爱了。”

我一惊,突然想到情人节那天李振洋问我要不要把糖卖给他,他小弟爱吃甜的的事。

怎么了,朋友问。

“没啥,只是觉得他们应该是堂兄弟吧,毕竟都姓李。”我在心底默默扇了自己一巴掌,想什么呢。

“对啊,是吧。”


TBC.

作为一个土味女孩,写这种青春风的东西总有一种羞耻感……

评论(18)

热度(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