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cardo易一一

只爱HE拒绝BE
为国内汤哈圈疯狂翻译外国好文
土味翻译
磕洋灵磕到迷幻

【洋灵】我的同桌(上)

高中生pa

李英超高一

李振洋高三

李振洋女同桌第一人称的暗恋故事




1.

对于我喜欢我同桌这件事,我没跟朋友们说。

我承认,我不敢,我怕她们无意中的闲聊被同学听去,怕她们热情地给我支各种奇怪的招数。

主要是,我怕他知道,然后像对所有去告白的女生一样,朝我温柔地笑笑,拍拍我的头,跟我说一声,谢谢你喜欢我,辛苦了。

然后我刚刚发芽的爱恋,就像空中飘着的五彩泡泡一样,啪的一声,破了。

好像从未存在过。



2.

高三像刻薄的车夫,我们是拉着车的马,鞭子总是在最累的时候挥上来,留下一道道疤,逼迫着喘不动气的我们继续奔跑。

我想,大概是在那种濒临崩溃的时候,一个笑,一个轻轻的拍头,一个果酒一样懒懒又温和的声音慢慢地给我讲题,跟我说没关系还有时间,就轻易地抓住了我的心。

他很厉害,是学神级的那种,老师一教就明白。

他写字很好看,透露着慵懒和自由,我总是拍下来偷偷地看。

他的名字也很好听。

李振洋。

有时候私底下我会偷偷地喊洋洋,两个字绕在齿间,总给我一种错觉,好像我们很亲密。



3.

我甚至知道他有一个小弟。

那天课间操,我故意呆到很晚,直到教室里空荡荡的。看着他桌上高高垒起的习题册,我鼓起勇气,装作不经意地从作业上抬起头,跟他说,“这么多本子,要我帮忙吗?”

等待他回答的几秒里我心跳如鼓,我希望他能朝我笑笑,说声那麻烦你了,然后我们并肩走在去办公室的走廊上。

但是他只是拿起手机发了个短信,然后笑眯眯地看向我,“不麻烦你了,你快去上操吧,别迟到。”

我默默地应了声好,开始收拾东西,动作尽可能得放慢。

然后一个人冲了进来,“洋哥我来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别催了啊啊!”

是我们学校的学生,穿着校服,裤子有点短了,露出一段脚踝,眼睛亮的好像有星星。

他看到教室里还有我声音一下虚了,耳朵刷地一下变红,特别不好意思地摸了摸鼻子。

同桌一把揽过他,手环在他肩上,朝我扬了下头,眼神却一直在他身上,“这是我小弟,李英超,高一的。小弟,快跟你学姐打个招呼。”

“学姐好!”他好像缓过来了,特别开心地朝我笑,“学姐真好看。”

我一时不知道怎么接话。同桌拍了他一下,他反过来在同桌身上一通乱锤。

“洋哥你这么急叫我来干嘛!”

“帮你洋哥把作业送到办公室去。”

“这么点路你自己走不行吗!这点东西都搬不动吗!洋哥你太弱了!”

我看着同桌一把把他按到腿上,他也不躲,顺势栽进同桌怀里,也不反抗,手抱着头,任由同桌的手在他屁股上打了好几下。

我立在那有点尴尬。同桌好像注意到了我的表情,就着那个姿势把手搁在他肩上,“就是我平常会教育小弟一些,因为小弟现在毕竟年龄还小,我发现他不对的地方呢,我就会去给他讲,作为他大哥,我一定要担起这个责任,每天多揍他一点,每天多教他一点。”

这是他除了讲题外,第一次跟我说这么长的一句话。

“你会有老的那一天的!”那个学弟在他怀里瓮声瓮气地插道。

“现在你明白为什么我要揍他了吧。”

我只能体贴地笑笑,说,我先去上操了。

离开教室的时候我隐约听见那个学弟嘀咕了一句,“平时在家里也就算了,刚才有人呢你还揍”,一回头,正好看见他在同桌胳膊上打了一下,同桌没还手,只是看着他笑。

关系真好啊。

好得我有点羡慕。



4.

这件事好像一下拉近了我和同桌的距离,甚至一度成为我跟朋友们的谈资。

“你们知道李振洋有个特别亲的弟弟吗?”

“啊真的假的?谁啊?”

“秘密,不告诉你。”


自从我知道了李英超的存在,同桌便不再避讳向我提起他。

“李振洋,听说校门口新开的那家爆肚特别好吃,要去尝尝吗?”

“我知道,上次小弟给我打包带过。谢谢你邀请我,不过不了。”

“李振洋,呆会放学要不我等等你,咱俩顺路。”其实并没有顺路。

“你先走吧,我还得陪小弟去趟超市,他要买点东西。”

“李振洋,你先去开会吧,我帮你收拾包放传达室。”

“不用,谢谢,我小弟一会上来帮我收拾。”


“你跟你小弟关系真好。”有一回我忍不住感叹道。

“那小崽子可皮了。”他这样回答。


TBC.

评论(3)

热度(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