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cardo易一一

只爱HE拒绝BE
为国内汤哈圈疯狂翻译外国好文
土味翻译
磕洋灵磕到迷幻

【授权翻译】【TRHP】Of Kings, Of Pawns, and Of Men 第三章(上)

原作者:madstoryteller999

原链接:点我

译者的话:Tom大佬苏炸;这章挺长的,先发上半部分

土味翻译,大量意译



第三章(上)

从他们到格里莫广场以来已经过了几个星期。他们花了大量时间来清扫古老的房子,擦亮所有传家宝,扫去那些让房间不宜居住的灰尘。那段日子里Harry很少碰到Riddle-除了他们吃饭和睡觉的时间外-每一次,Harry都清楚地意识到他正在被房子里的其他人观察评估。

Harry抓着喷壶喷了一下,一对倒霉的狐媚子立刻被定住了。

“Tom?”Weasley太太在走廊里喊道。放下喷壶,Harry擦了擦头上的汗,走到门边,探出头来。

“怎么了,Weasley太太?”Harry问,试图给他最好的朋友的妈妈一个微笑。虽然他努力克制自己,但有时,看着曾对他像亲生孩子一样的Weasley太太脸上露出客气疏离的笑容,他的心痛苦地收紧。

自从那不幸的饭桌事件发生以来,他一直遭到Ron和Hermione怀疑防备的目光。在过去的几周里,他与他们接触很少,因为他与他们打扫的地方不同。

“你看到Harry了吗?”Weasley太太问他,打断了他的思绪。

想到Riddle,Harry弯起了嘴角。“没,您找他有什么事吗?”

“天呐,那小孩!”Wesley太太喊道,双手插腰。“听证会就在今天中午!还有你!衣服都没穿好!”

Harry惊恐地看着地面。他怎么能忘了?如果这次听证会不顺利的话,他会被Hogwarts开除。他不能-

“我听到好像有人提到我?”他们身后传来一个声音。两人转身,看到Riddle轻轻地靠在走廊的一扇门上,穿着一身黑色的正装。

Harry看着这个一般只有纯血才会穿的颜色,抽了下眼角。他好像能看到预言家日报的文章会怎么写了-“说谎的男孩”已经成为他的新外号-而且他知道像Rita Skeeter这样的记者肯定会批评他的穿着,并说这是他“秘密效忠于黑暗势力”的证据。

“Harry,”Weasley太太舒了一口气,眼神锐利的打量了一下他的穿着,但什么都没有说。“Tom,你也该去换衣服了,换件比你的T恤和那条破洞牛仔裤稍微正式一点的。没时间吃饭了,我给你们装了一些三明治,你们俩拿着,还有给Arthur的。”

Harry跑上楼去换衣服,匆匆把一件白体恤和一条他在房间衣柜里找到的旧裤子穿上,然后下楼。

“好了吗?”Weasley太太问,“快走吧,你们俩!”

“好,好的。”Harry迅速回答。他不动声色地扫了Riddle一眼,看到对方眼睛里正快速的盘算。

在他们悄悄下楼的时候,Harry差点撞到正坐在台阶上等他们的Sirius。

Sirius站起身,看向Tom,脸上异常凝重。“没事的,好吗?”他粗声说,抓住他的肩。“法律是站在你这边的,即使是未成年的巫师也可以在危及生命的情况下使用魔法。如果发生了什么事,我会去找Amelia Bones谈。”

Harry嫉妒地看着他紧紧地拥抱了Tom。即使隔的很远,他仍能嗅到他身上烟草和摩托混合的好闻的气味,他觉得这一幕很刺眼。

“谢谢,”Riddle答道,然后推开他。“待会见,Sirius。”

Riddle继续往下走,那双毫无疑问从哪位Black先祖的大衣柜里借来的鞋即使在地毯上也发出咔嗒的脚步声,然后Sirius又说道。

“Harry,无论发生了什么,无论他们怎么说,都不要发脾气。”

Harry僵住了,肌肉无意识地收紧。

因为Sirius正在看向Riddle,他的眼中划过一丝警惕,Harry知道他聪明出色的教父在黑魔王伪装的眼睛里发现了别人没看到的东西。一些逃过其他人眼睛的隐藏的黑暗。

Riddle的手臂慢慢向右边的口袋移动-那是他放魔杖的地方-Harry的脉搏顿时快了三倍,他马上向前走了一步挡在-

“你们俩准备好了吗?”Weasley先生在楼梯底下问。

“准备好了。”Riddle缓缓地回答,手收了回去,些许隐秘的敌意在他眼里闪烁。然后Weasley先生出现在他们视野里。警报在Harry心中闪过,他稳稳地握住魔杖。

“孩子们,快点!”Weasley先生喊他们,“不然要迟到了!”

两人到了前厅,朝Weasley先生点了点头,然后穿上大衣免得被外面的大雨淋湿。就在他们准备离开格里莫广场时,Harry从对面听到了轻柔的脚步声。

转过身来,Harry惊讶地睁大了眼睛。

Ginny几乎跟他一样高,只用踮一点脚就能搂住Riddle。Harry想抓住她的Holyhead Harpies球衣,把她拉回来。

Ginny放开手,抬起头来,看着Tom,眼里炯炯有神,身上沾着餐厅里肉桂鲜明的香味。“我只是想在听证会开始之前祝你好运,Harry。”

“谢谢你,Ginny。”

Ginny朝Riddle莞尔一笑,然后转向Harry。“你也是,Gaunt。”

Harry在Ginny挑衅的眼神里发现了一丝敌意,他不知道他做了什么疏远她的事……尽管一个月前他试图掐死Riddle……并且她还把Riddle当成是Harry……

“Tom,Harry,”Weasley先生严厉地说,“我们该出发了。”

Riddle没有再看Ginny一眼。Weasley先生转身回头看着他们。

“我们会用非魔法的方式去那里。我认为这样能更好地……给他们留下一个好印象……考虑到目前的情况……”Weasley先生自言自语道,把他们带到附近的地铁站。

他们坐上了地铁-在Weasley先生研究了好久伦敦错综复杂的地下交通后-然后在市中心,挤在成千上万的上班族中下了车。

Weasley先生看着地图,嘀咕着-“哦对,就往这边……它应该就在这附近了……就在左手边,这里……”-他带领他们到一个废弃的破旧红色电话亭旁,上面有一个挂了很长时间的“停止服务”标志。他们差点撞到了好几个行走匆匆的路人。

“跟紧了,”Weasley先生打了个手势,拉开电话亭的门。Harry在Riddle把他推进去时皱了下眉,然后Weasley先生也进来了,开始在电话上拨号。

大概五六圈后,什么东西咔嗒响了一声,整个电话亭抖了一下,然后开始向下沉入地面。

一个优美的女声响起:“欢迎来到自1192年以来统治大不列颠联合王国巫师的魔法部。请说出您的名字和办理业务。”

Weasley先生急忙拿起听筒:“Arthur Weasley,制止滥用麻瓜物品司成员。Harry Potter和Tom  Gaunt,出席纪律听证会。”

三个徽章从铜制槽上滑下来,Weasley先生把自己的别到背心上,然后把Riddle和Harry的递给他们别在外套上。他们踏出电话亭,进了魔法部。

跟着Weasley先生,Harry敬畏地四处观望魔法部金碧辉煌的大厅,闪闪发光的黑色大理石和高高的拱形天花板。然后Harry听到缝隙里的流水声,还有幻影移形的噼啪声,转过身,他发现自己正面对一座巨大的,高耸的金色喷泉,雕刻了一个高傲的巫师用魔杖指着空中,手臂上搭着大片珠宝,旁边是一个鞠躬的马人,一个跪着的妖精,还有一个匍匐的家养小精灵。然后他的注意被魔法部部长,Cornelius Fudge的巨大横幅吸引住了,Fudge眼神深沉看向远方。

“Tom,别落下。”Weasley先生提醒道,带着他们走上挤满了许多打着哈欠的女巫和巫师的电梯。

电梯间向下移动,然后又打开,更多的巫师和女巫涌进来。其中一个,Harry发现,是Kingsley Shacklebolt。 

那个黑皮肤的巫师表面平静,但在Weasley先生耳边嘀咕了几句的时候,带着不可否认的紧迫感。然后,他在下一次电梯门打开时快速地离开了。

Weasley先生大叫了一声,担心地看了看表。他跳起来,按下电梯上另一个按钮。

“怎么了,Weasley先生?”Harry问,紧张起来。

“为什么在那开?”Weasley先生嘟哝道,然后抬头回过神来。“哦,对,孩子们。刚刚通知他们改了听证会的时间和地点。”

“什么?”Harry震惊地说。

“现在已经开始五分钟了,”Weasley先生焦虑地说,“在神秘事务司第十间法庭里。”

Riddle猛地抬头:“神秘事务司?”

“对,是的,”Weasley先生叫道,跑出电梯,径直冲进迷宫般的大厅。Harry和Riddle不得不跑起来跟上他。

最后,Weasley先生停在大堂里两个黄铜门的桌子前。桌后坐着一个懒散的灰袍巫师,头上悬着一个“安检”的标志。

“那个,”Weasley先生说,“我只能送你们到这了,孩子们。祝你们好运。麻瓜里有一句谚语,叫,相信“正义不会缺席”!”

也许吧。Harry点点头,在Weasley先生又消失在迷宫般的大厅后,心往下沉,现在只剩下他和Riddle还有那个守卫。

“请交出你们的魔杖。”那个巫师懒洋洋地说,目光还黏在预言家日报的某一页。

犹豫了一下,Harry缓缓地递上魔杖,看着那个巫师把它放到一个铜秤上,一支羽毛笔刷刷记下了属性。

“十三点五英寸,紫杉木,凤凰羽毛芯,用了十六年,对吗?”

Harry看到Riddle的头在听到“凤凰羽毛”时歪了一下。没多想,他哼了一声表示同意,把手插进黑色裤子的口袋里。

没有从羊皮纸上抬起头,那个巫师张开手准备接Riddle的魔杖。

Riddle面无表情地看着他,他的手摩挲了魔杖一下,然后把它放到铜秤上。羽毛笔立刻开始写起来,那个守卫很恼火地瞪了他一眼。

“十一寸,冬青木,凤凰羽毛芯,用了四年,对吗?”他面无表情地问。

“是对的。”Riddle说。守卫把魔杖还给他们,让他们通过黄铜门。

在他们靠近黄铜门时,长长的走廊里传来压低的说话声。

“我相信,部长您,能做出正确的行动。”

“是,但我们必须-”

Harry不敢置信地看到Lucius Malfoy正和Fudge交谈,还是在审判开始的前几分钟,看似是亲密的老友。两个巫师在察觉到他们靠近时突然噤声,转过头看着他们:Fudge,脸上带着反感,而Lucius Malfoy给了他们一个冷笑。

“Cornelius,”Malfoy殷勤地说,“要不您先去法庭吧?”

带着明显的气恼,Fudge生硬地点了点头,然后走出大厅,消失在一条弯曲的走廊里。

Malfoy转头看着他们,脸上露出恶意。“Potter。”

没理他,Harry推开黄铜门,走进审判室,Riddle在后面跟着他。

法庭里明显比外面走廊上亮很多。Harry眨了眨眼,他的眼睛还不适应突如其来的亮光。当他眨眼看过去时,他看到里面坐着一排排穿着正式的紫红色长袍的巫师。

他被随便带到房间的一个角落的位置,而Riddle被领着站到房间中央讲坛后面。

“八月十二日的审判,”Fudge宣布,没有问Harry和Riddle他们是否准备好开始,“审理家住萨里郡小惠金区女贞路四号的Harry James Potter违反《对未成年巫师加以合理约束法》和《国际保密法》一案。审问者:魔法部部长Cornelius Oswald Fudge,法律执行司司长Amelia Bones,高级副部长Dolores Jane Umbridge。被告方及证人:Harry James Potter先生和Tom Gaunt先生。法庭记录员:Percy Ignatius Weasley。审判现在开始。”

Fudge敲了木槌,听证会开始。


TBC.

评论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