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cardo易一一

只爱HE拒绝BE
为国内汤哈圈疯狂翻译外国好文
土味翻译
磕洋灵磕到迷幻

【授权翻译】【TRHP】Of Kings, Of Pawns, and Of Men 第二章

原作者:madstoryteller999

备用链接:ao3

译者的话:土拨鼠尖叫,Riddle大佬帅惨了

大量意译,土味翻译


第二章

Harry是第一个落地的人,后面紧跟着Riddle,再然后是其他的人。他使劲地搓着手,试图在麻木的手指间产生一点热量。

“到了。”Moody咕哝着说,递给他一张便条。“看一下,记住。”

Riddle和Harry低头去看那小片羊皮纸。

凤凰社总部,格里莫广场12号,伦敦。

Harry怒视着露出胜利目光的Riddle。

Moody烧了那片羊皮纸,带他们穿过大街。这个傲罗自信地在人行道的一块砖上敲了几下,然后在他们眼前,一栋房子出现在原来的两栋楼之间,上面的黄铜门牌写着:格里莫广场,Black家族。

Moody按了门铃,一个短头发的中年女人很快打开了门。当Weasley太太看到有着Harry脸的Riddle的时候,她给他了一个紧的让人窒息的拥抱。眼前热心的Weasley太太拥抱年轻的黑魔王的景象让Harry的胃痛苦地抽搐了一下。

“哦,Harry宝贝儿!”她大声说道,用长着老茧的手亲热地揉了揉Riddle的头发。“你不知道你来了我们有多开心!Ron和Hermione会高兴疯的!”

“感谢你们邀请我。”Riddle说,脸上浮起一丝暖意。Harry惊恐地看着面前Riddle的高超演技。

“别这样,我们永远欢迎你。”Weasley太太严肃地说。然后她视线越过Riddle看向Harry,“他是哪位?”

“一个朋友。”Lupin在Harry身后回答道,一只手搁到Harry肩上鼓励他。“他会跟我们呆在一起。”

“哦,”Weasley太太眨了眨眼,然后也给了他一个温和的微笑。“好吧,让我把其他人叫下来。下来!下来了-”她转过声朝楼梯上大喊,“Ron!Hermione!下楼!Harry来了!”

Harry睁大眼睛看着两个人从楼梯上跑下来。Hermione和Ron飞快地朝Riddle跑去。Harry痛苦地攥紧了拳头。

“Harry!你过的怎么样?还好吗?你生我们的气了吗?肯定的!我知道我们的信什么有用的都没写,但,我们有特别多的事想告诉你!你也有事要告诉我们,就是摄魂怪的事!我们听说这个了,还有那个魔法部听证会,这真是太荒谬了!我查过了,他们不能开除你。他们就是不能。你看,“未成年魔法合理使用限制法规” 中有一条关于在被威胁到生命的情况下使用魔法的规定-”

“让他喘口气吧,Hermione。”Ron说,朝Riddle咧嘴一笑。“很高兴再见到你,哥们。”

“哦,”Hermione呼了口气。她终于注意到了Harry。“这是谁?”

Harry在Hermione和Ron看向他时肌肉绷紧了。那一刻,他忍不住觉得自己目前的情况很讽刺。现在他在这,被迫向他一生中最铁的朋友重新介绍自己。

“兄弟?”他听到Ron问。

Harry立刻抬起了目光,遇上了两双极其熟悉的眼睛。奇怪的是,慢慢沉淀在他内心深处的那种无望的感觉似乎随着他们的凝视而消散。他唯一能想到的就是他有多么想与他们再次交谈,他有多么想要跟他们回到原来亲密的关系,以及现在他要怎么做才能做到这一点。

剧烈的呼气声打破了平静。Harry转过身去,发现Riddle正瞪着他。

Harry无视了他,对Hermione尴尬地笑笑,“我叫Tom Gaunt。”

Hermione朝他温和地笑了起来,她把一只苗条有力的手搭到他肩膀上。“我是Hermione。如果你愿意,待会我可以带你逛逛这。”

“那太感谢了。”Harry回答,声音微微哽咽。

“Harry亲爱的,”Weasley太太说。“你吃过晚饭了吗?没有吗?太好了。会议刚结束,所以我们都会在这一起吃晚饭。”

Riddle跟着Weasley太太出了房间,以一种平稳的步子走下昏暗的大厅,让Harry不得不跟他走的一样慢。当他们靠近餐厅时,Harry能嗅到食物的香气。他的肚子开始大声抱怨,他努力回想他最后一次吃东西的时间,但想不起来了。

“Harry!”Sirius(小天狼星)在他们进来的时候大叫道,站起来拥抱Riddle。

整个夏天,他都想,都需要,见到他的教父……

可能以前还不完全是,但现在Harry无比确定他从没有如此恨过黑魔王。

“好啦,大家都到齐了。”Weasley太太笑着说,挥了一下魔杖,桌子上立刻摆满了食物。

当George和Fred在争论谁先盛土豆泥的时候,Riddle冷静地坐在Sirius右边的位置上,正对着Harry自己。Harry怒视着眼前的布丁。

“Sirius,这里是哪?什么是凤凰社?”Riddle转向旁边问。

“Sirius,”Weasley太太警告道,面露不悦。

Remus摇了摇头,“Molly,我觉得他们应该是时候知道了。”

Sirius与Weasley太太对视了一秒,然后他向后靠在椅子上,脸上露出严肃的表情。“凤凰社是第一次与Voldemort及其追随者作战时Dumbledore所建立的组织。那时一段黑暗的岁月,Harry。魔法部一团糟,几乎解体。当时一片混乱,没人知道该相信谁,该跟随谁。但有凤凰社在,我们有了反抗的力量,你的父母……James和Lily……都是凤凰社的成员。”

Harry艰难地吞下了米饭,他琥珀色的眼睛紧盯着Sirius。

“所以因为Voldemort的回归现在它又被重启了,”Riddle轻声说,但他绿色的眼睛很锐利,几乎在燃烧。

“是的,”Sirius点了点头。

“那凤凰社的计划是什么?”Harry立刻紧张起来。Sirius必须停下来,他不能透露-

“Sirius,”Weasley太太警告道,Harry松了口气。“他们还太小了,不能告诉他们。”

Sirius犹豫了,小心地打量着Riddle。Riddle冷静地与他对视,于是Sirius仅有的犹豫被打消了。

“Harry,”Sirius慢慢开口道,“Voldemort……他在寻找什么东西,一个他第一次没找着的东西……”

“Sirius!”Weasley太太喊道。

“是武器吗?”Hermione问,切着自己的牛肉。Harry紧紧握着自己的叉子。

“有点吧,”Remus含糊地答道,给了Sirius一个警告的眼神。

“一个很强大的武器,如果他拿到了,”Sirius激动地说,无视了Remus的眼色,“有了它,他就能-”

够了!

所有人都被吓住了,回过头看怒气冲冲的Weasley家女主人。房间里一片寂静,Weasley太太怒瞪着Sirius。

“他们还太小了,Sirius!他们还只是孩子-”

“他们该知道真相了,Molly!”Sirius咆哮道,“这些 ’孩子们’ 经历的比大多数成年巫师一辈子经历的都多!我们可以在孩子和成人之间划界限,但战争不会。Voldemort不会。战争不会放过孩子,而Harry刚好就在战争的中心!他应该知道到底在发生什么!”

Weasley太太脸上露出了一个奇怪的表情,然后她似乎在小心翼翼地措辞。

“Sirius……Harry不是James。”

Harry看到Sirius愣住了,然后他眼里闪过一丝危险的东西。“你说什么?”

“Sirius,”Weasley太太抿紧嘴唇,重复了一遍他的名字,好像这样做能给他施压一样。“你所经历过的……很糟。但Harry不能填补……James留下的空缺。他还没成年。他不是你最好的朋友,他也不是你的战友。他还是个孩子。他需要的不是一个鲁莽的怂恿他做愚蠢冒险的成年人,而是一个负责的可以照顾他的监护人!”

“你……怎么敢……”Sirius嘶嘶地说,濒临怒气发作的边缘。

房间里气氛异常紧张。Harry立刻看向Riddle,发现他脸上露出了一个担心的表情,但他并没有试图掩饰他的眼神。Riddle的眼里有着因周围发生的事而露出的残暴的快感。

突然间,Harry被愤怒冲昏了头脑:他为Riddle正带着令他毛骨悚然的虚伪假面而愤怒-Voldemort将他所爱的一切夺走,并且假惺惺地装作关心他们。

奇怪,Harry想,他发现自己从餐桌旁跳了起来,还碰翻了汤碗和酒杯。

他重重地落在Riddle身上。两个人的重量让Riddle的椅子砰地一声摔在地板上。

这也是一个诡异且相当不幸的事-Harry恍惚地反思着,当大家的注意力都被他吸引过来时-这大概又是他的新作死方法:对目前没有机会击败的人进行不当的暗杀尝试。

是的,黑魔王挡住了Harry,在没使用魔法的情况下,即使Harry已经学会了快速奔跑和躲闪(这要归功于Dudley)。虽然保持自己不被推下去很难,但Harry用腿紧紧地夹住了对方的腰,手指疯狂地掐住Riddle的脖子。然后,Riddle以一种他以前只在街上打架的男孩身上看到过的方式把他翻了过去,Harry突然发现自己直直地抬头望进那双炽烈的绿色眼睛里。

Riddle钳制住他的方式很凶。Harry被迫拉进他怀里,一只手缠着他的头发把他往前按,直到他的下巴靠在Riddle的颈窝里。

Harry剧烈地挣扎着,咆哮着。他可以挣脱开,然后他可以更快地拿到靴子里的魔杖-

“再动,”Riddle在他耳边低语道,轻到只有他一个人能听见,“我就杀了这些泥巴种。”

Harry立刻僵住了,不情愿地呆在对方暴力的钳制中。

一直到这时Harry才终于意识到大家都在看他们。

“Harry?Tom?”Remus小心地问道。

Riddle这才放开Harry,站了起来。

“我为我们刚才这场闹剧感到抱歉,”他说,微微低头似乎感到尴尬,“Tom和我之间有过一段争吵,恐怕是刚才这些事情给他的压力过大,所以他爆发了。我保证刚才这样的场面不会再发生了。”

“争吵,”Sirius茫然地重复道。他的目光聚焦在一个装饰墙面用的沙拉碗上。

“我应该意识到他日益不稳定的情况的。”Riddle补充道。

“哦,看在梅林的份上,”Weasley太太怒气冲冲地说,“可怜的孩子们已经很累了!今晚对我们所有人来说都是一个压抑的夜晚,看看他们两个脸色都糟透了!Harry,Tom,你们两个现在都睡觉去。房间在上楼后右边第一间。你们最好在五分钟内熄灯!”

“好的,Weasley太太。”Riddle微笑道。向其他人点头告别后,他温柔地把Harry带到大堂里,直到其他人看不见后,他把他拖上楼梯,进了房间。

Harry被一点都不温柔地推进屋,门狠狠地在他们身后关上。Harry以一个快速连贯的动作把魔杖从靴子里抽了出来。但在他把魔杖举的足够高之前,他发现他自己的魔杖正直直地指着自己。

Riddle朝他慢慢地眨了眨眼,把半敛着的目光从那个Harry还没有举过腰部的魔杖上移开。

然后突然间,Harry感到腹部传来一阵猛烈的剧痛。他震惊地吸了口气,手指本能地按紧腹部试图缓解一下痛苦。在这样做没用后,他所能做的只有痛苦地喘息,努力控制自己不要尖叫出声。他狠狠地盯向攻击他的人。

Riddle像一只冷漠的猛禽一样歪着头,感兴趣地审视着Harry痛苦的表情。他嘴边那一道残忍冷酷的线条让他的脸-Harry的脸-看起来十分丑陋。

这是无声的;这是残酷的。这是一个人如何提醒一个野生动物-只是通过行动-谁是控制者。

那天晚上,Harry在地板上睡着了,耳边伴随着嘲笑声,尽管房间里一片寂静。


评论(2)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