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cardo易一一

只爱HE拒绝BE
为国内汤哈圈疯狂翻译外国好文
土味翻译
磕洋灵磕到迷幻

【授权翻译】The Dark Lord Inside 第二章 by Melodramaticx

原链接:点我ao3

译者注:大量意译,土味翻译,水平有限,建议读原文



第二章 迷迭香



“你看起来不太好兄弟,”第二天早饭的时候Ron对他的气色评价道。

“觉得虚脱了,”Harry含糊地说,看了眼食物然后给自己倒了杯南瓜汁,他拿着一片吐司很久但没有想吃的感觉,一旦想到吃东西就涌起一阵反胃感,保险起见他决定不吃。

“又是神秘人了对吗?”Hermione担忧地问,声音低到只有他们能听见。

Harry摇摇头。“不是,至少我认为不是,没有噩梦或是别的什么,我猜应该只是起床的时候姿势不对。”

“这种事我们也经常发生,”Ron快活地说,对他们的谈话没有很快变得严肃而高兴。他又夹了满满一夹子培根扔在盘子里,马上低下头吃起来。

而Hermione跟他相反,优雅地每次只夹一片培根,当她开始吃时,Ron已经在吃他的第三大分培根了。

Harry看着他们,鼻子在感到又一阵反胃时皱了一下,如果他在晚饭时还有这种感觉的话他会去找一趟Pomfrey女士,但现在他觉得只喝一点南瓜汁垫垫就可以了。



幸运的是,中饭的时候Harry突然变得狼吞虎咽起来,甚至是Ron都被他震惊到了,当他看到Harry把三明治腊肠卷还有肉馅饼堆在两个盘子里然后同时从两个里面吃,因为用的是同一个叉子所以看起来根本不考虑先吃哪个时。

Ron以一种混合着嫌弃和吃惊的眼神盯着他,“慢点吃Harry,我很确定小精灵们不会突然停止下厨。”

Hermione在他们旁边嘲讽地笑了下,就像她每次听到家养小精灵被提到一样,但很仁慈的什么也没说。

“窝好饿,”Harry满嘴食物反驳道,“我今天早上什么都没吃,感到恶心。”

“我认为每个人都有点那种感觉,”Hermione评论道,没有从她正复习着的不知道哪本课本上抬起头来。“所有人都是总在十一月生病,你们发现了吗?”

“没,”Ron说,在吃自己的午餐时还在盯着Harry。“真假的,你要把那些全吃完?”

“你跟他吃的一样多,”Hermione啧了一声,低声念叨着什么很像 “男孩子们和他们的新陈代谢” 之类的话,然后重新专注于她的书,Ron也终于把注意力拉回他自己的午餐。

这时Harry突然停了下来,饱腹感很快涌了上来,他咽下了最后一满口食物,遗憾地看着他的盘子,然后Ron拉他加入了一场关于Chudley Cannons最近一场比赛的谈话。



“今天我们将学习制作欢欣剂,”Slughorn教授兴奋地宣布道,搓着手看向面前的六年级魔药课学生。“这个药剂调起来有一点难度,但好消息是如果它出错了不会有灾难性后果。但是,因为你们现在都是NEWT学生了,我要求你们都做到完美!请翻到书142页,然后开始吧。”

Hermione立刻开始了行动,从椅子上弹起来去放材料的壁橱,当其他同学还在被材料困扰着的时候 - Dean仍然在观察两种不同的豆类,努力试图辨认出哪个是正确的 - 她已经加入了无花果乾,正在心无旁骛地盯着她煨着的药剂。

可想而知,当看到Harry课本里混血王子的笔记时她不屑地哼了一声,与Ron立即把眼睛投到书上试图找点秘诀相反。

Harry几乎机械地照着书上的指示做着,一直到他做到有混血王子标注的第三步和第四步之间,在那里混血王子建议加一点薄荷来中和副作用。

一般情况下Harry会毫不犹豫地按照混血王子的指示做,但这次他迟疑了,他的眼神逐渐变得呆滞,对眼前的书页视而不见 (原词:unseeing)。

有什么东西在他脑海深处,什么东西让他在准备起身去找薄荷时停住了,摇了摇头摆脱这种感觉,他起身走向壁橱,在草药中找他想要的那个。

他抓了一把叶子,但在他准备回座位的时候,他的手本能地伸出去又抓了一些迷迭香。

就好像是肌肉记忆 -好像他以前已经熬过几百次这种药剂并且把迷迭香当成主要材料。

Harry坐回桌旁,忽略旁边Ron的小声嘀咕和Hermione疯狂抓取各种材料的手,她熬出了一份跟书上一模一样的完美复制品。

Harry看着面前两种不同的草药,他的手在薄荷上停顿了一下。

再一次的,他脑内那小小的,几乎感觉不到的部分制止他加入它,同时驱使他转向迷迭香。Harry -一个从不忽视自己直觉的人,毕竟他的直觉救了他好多次- 抓起迷迭香,撕成小条状然后小心地撒进他的药剂里。

这些草药立刻溶解在里面,药剂咕嘟咕嘟地起着泡泡然后重归平静。没有任何反常的事发生,所以Harry继续下去,加入了瞌睡豆,重新按照书上原来的指示做起来。

魔药课就这样相当平静的过去了 - 显然Dean选错了豆子,正在迷惑地来回看他的坩锅和书,想搞清楚为什么他的药剂是绿泥状而不是书上说的暖黄色。Slughorn在看向他的坩锅里时深吸了一口气,但什么也没说的走向Seamus,Seamus虽然远远落在大家后面,但他的魔药颜色与要求的一模一样。

当Slughorn停在Hermione的坩锅前探头看时,他的嘴角弯起了一个微笑,然后他夸她是“一如既往的表现出色”,并在走向Harry前给Gryffindor加了五分。

Harry紧张地站在他的坩锅后,盯着Slughorn看向他熬的东西,看他赞许地点着头然后突然停住了,睁大了眼睛。

“天那我的孩子,”他低声说,大吸了一口气,“简直不可思议……神来之笔……”

“抱歉,先生?”Harry不安地说道,他一点也不知道迷迭香会起什么作用,他只知道它接触坩锅后能让坩锅爆炸。想到这,Harry开始思考为什么他要跟着直觉走往药剂里加入了这种可能有害的材料。

“你加了什么,孩子?”Slughorn问他,以一种全新的眼神注视着他。

“呃……迷,迷迭香?”Harry弱弱地承认道,Ron皱起了眉头,低头去检查书上的材料表。

“是这样,原来如此” 魔药教授吸了口气,看下整个班,有些同学正抬头好奇地看着他们这边。“全班!打扰一下?”

Harry垂下眼,在一瞬间所有人眼神都在他身上的时候低头看向书的一个折角。当他抬头的时候,他看到Malfoy在教室的那一头怒视着他,他平时理得完美的头发黏在额头上。

“好久没见过这样的东西了!好几年了!”Slughorn教授激动地说道,瞟了一眼Harry的坩锅,鼓起了掌。“Potter先生做的 -可以说是天才的杰作 - 是往他的欢欣剂里加了迷迭香。一份这样欢欣剂已经足够强效了,而加入了迷迭香之后,我敢说Potter先生的药剂现在至少比其他同学的强效十倍!至少!”

Harry能感受到Hermione正怒视着他的后颈,但他选择忽视她,在Slughorn终于结束了对Harry聪慧的夸奖并宣布下课时默默收拾自己的料理台。

“我的天老哥,感觉他刚才好像马上就要逼你给全班上课了,”Ron低声跟他说,他们收拾了书包离开地窖。

“我想知道当他发现他所谓的明星学生其实在作弊的时候会怎么想,”Hermione在Harry张口准备回答时轻蔑地插道。

“作弊?”Ron愤怒了,“这不是作弊-”

“这就是作弊!你们都知道,只要-”

“Hermione,如果按书上教你做的去做就是作弊的话,我猜我们每个人都在作弊了,尤其是你。”

Harry早已习惯了两个好友的争吵,决定这次默默闭上嘴。他不想再说什么让Hermione更生气的话,并且他不想指出是自己一时兴起加入了迷迭香,而不是按照混血王子的指示来的事实,他估计她知道了可能会得心脏病。

“承认吧,”在他们去魔咒课的路上Ron说,“你就是在嫉妒。”

“这根嫉妒没有关系!”Hermione厉声说,“而是Harry的做法很危险!”

“危险?”Ron呛声道,Harry抬头警觉地看向这个头发浓密的女巫,“这tm是让人快乐的药剂,并且Harry增强了它的效果。并且如果有人需要特别大的快感,那Harry-”

“没错,就是很危险,太多好事永远不可能变成一件坏事?”Hermione讥讽道,“这就是为什么迷情剂是世界上最危险的合法药剂之一,因为它太无害了。”

“你说危险是指什么意思?”Harry在Ron反驳前问道。

“欢欣剂只是把你的一部分顾忌带走了,”她实事求是地解释道,“就像一种酒精,只不过它更加强你的兴奋而不是自信。让人不再感到尴尬而让他们只感受到快乐……想想这会对一个人产生什么效果!”

“让他们过得更好?”Ron回答道,Hermione不高兴地瞪着他。

“不,”她加重了语气,“只感受到快乐的生活根本就不是真正的生活。如果你永远只感受到快乐那你就不会为任何事烦恼!没有忧虑!你会变得特别敏感,即使最微小的不幸也会放大无数倍。这就是为什么那么多巫师们持续加强它们。很多人对这种药剂上瘾了,因为他们特别害怕变得不开心,并且他们根本不考虑过量使用会对他们造成什么影响。他们觉得不会出什么事。”

“他们会上瘾?”Ron有点不敢置信。

Hermione重重地点了点头,“是的,生活中情绪平衡很重要,所以能改变人情绪的药剂经常受人怀疑。理论上说,我们不应该让这么强的情感超过我们本身的感觉,这很可能是极其有害的。”

听到这种话Ron大笑道,“Hermione,我们是在魔法学校。告诉你吧,你直接去找Dumbledore然后要求他取消魔法课,这样就从根本上改变了那些有害的东西。”

“呃,其实没什么的,”Harry疲惫地说,在他们到达魔咒教室时感到一阵虚脱。“我不会喝,也不会有其他人会喝。没人会对那个欢欣剂上瘾的。”

Hermione有点生气,但没再继续这个话题,他们在已经半满的教室里找位子坐下。然而,从她给Harry的魔药书投来怀疑的目光来看,她还在耿耿于怀。



TBC.

评论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