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cardo易一一

只爱HE拒绝BE
为国内汤哈圈疯狂翻译外国好文
土味翻译
磕洋灵磕到迷幻

【授权翻译】Kisses Cursed 第一章 by The Fictionist

原链接:点我ao3

译者注:大量意译,水平有限,强烈建议读原文


第一章 山上的庄园


对于一个叫Little Hangleton的小镇来说被阴影笼罩一点也不奇怪。

毕竟所有哥特故事都是这样:一座幽影笼罩的庄园坐落在山顶上,周围环绕着墓地。从来没有人靠近Riddle庄园,那些凡是误入了它荒草丛生的花园的人从来没有能再踏出大门过的。

至少,并不是完整的回来。

有时候回来的是一根手指,有时候是眼球,还有时候整个躯干走回家了但里面什么都没有。

心脏从没有留下过。有人说那头野兽把它拿走了去填补他自己空的那个地方。还有人说他把它吃了。

所有人都知道这些故事。所有人也都知道祭品的事。

每年都会有一个祭品来满足潜伏在墙后面的野兽。

毕竟所有的神都必须有足够的供奉 — 这样的话,魔鬼也必须有。

他们从来不提他的名字,因为这样做是在邀请他带着爬藤和血红的眼睛深夜造访你。

神秘人。

黑魔王。

野兽。

有人说他曾经是人,被诅咒了,有人说他向魔鬼出卖了灵魂,也变成了魔鬼。他们说像他这样邪恶的人不可能再变回人。他像是梦魔,徘徊在这片土地上很长时间了。

Harry把他颤抖的手放进口袋,咽了一下口水,他呼出的白气在空气中像龙的吐息。山顶上总是很冷,没有温暖,也从没有阳光。天永远是黑的,就像有人用纸板把太阳挡住了,只留下无尽的黑夜。

离庄园越近,周围就变得越冷,黑暗像浓烟和阴影一样贴过来。

尽管这样,每年都还是有一个祭品被送去,虽然他们都是哭着尖叫着被扔进大门的。

今年轮到Ginny了,她是一个比他自己小一岁的18岁姑娘。

她的家庭已经被即将要失去他们的亲人压垮了。

Harry不能忍受让这样的事发生。

而他自己,不论留下还是死亡,都没有任何人会特别在意。

事实上他并不知道在Riddle庄园等待他的会是什么,但是他不是牺牲品。

他是自愿去的。

他踏进去了。

在他踏入花园的那刻周围好像变的更暗了。藤蔓还有树根扭曲着向他缠绕过来,他吓得睁大了眼睛,他能感到它们在好奇地轻扫他的衣服还有后颈。

地上的杂草一直延伸到视线尽头山那一边的围墙处,但当他进入大门的时候,草地立刻变得平整而普通,他知道地面肯定没有移动,因为他刚才一直在这。

花园并没有试图阻止他接近房子,他只是感觉到……被监视了,就好像花园和房子的每一寸都在盯着他,想看穿他的灵魂,在估计他的价值。

他哆嗦着吸了口气。门在他触碰之前就打开了,像刚才的大门一样。他僵住了一下,攥紧了手中破旧的行李。

有时候祭品几个周不回来。也许他带的衣服能有些用处?他给它们找到用处的。

他能听见自己的心跳声。

他踏进去了。他以为里面会是一片狼藉,但里面却出乎意料地格外干净。尽管很暗,可是从他能看见的地方来说这栋房子给他一种让他窒息的古老威严。

他又咽了下口水,但那种窒息感依旧停留在喉咙里。

这房子里什么东西有种让他脊背发凉的感觉。

“有人吗?”他试探道,“请问这里有人吗?”

外面现在还是早上,但这里感觉不是早上,只有几缕阳光成功投到地上。

没有人应答,好像也没有人在这迎接他。

难道野兽去年死了吗?Harry不这么认为。他仍能感觉到有人,或者说有什么东西,正仔细观察他。

门突然猛地被关上了,Harry立刻转过身,睁大了眼睛。在转回来之前,他努力放松肩膀,闭上眼深吸一口气。他能做到的。

野兽只是一个人而已。他必须是人,不是吗?

他往里走了几步,把包像盾牌一样放在身前,眼睛扫视每一个角落,每一道烛影。有太多烛影了,多得好像整座房子在围着他转。

“你是祭品。”

屋里完全安静了。

Harry被脖子后冰冷的呼吸惊得立马回身,或者说他会回身,如果没有一只手压紧他的屁股,另一只手夹紧他的脖子,逼他直直地看向前面的话。压着他皮肤的手指很冷。

“别回头。”那人嘶嘶地在他耳边说着,嘴唇擦过他的耳朵。

“Harry,我叫Harry。”他努力答道,“不是‘祭品’。”

Harry。”他的名字在野兽舌上翻滚着,像一种低声的吟唱。

他从没有这么想转身过。他想看看他的对手是什么,是否真的有血和地狱之火似的眼睛 — 他是否是有血肉实体的可以被打败的东西,还是什么更虚幻的。他垂下眼去看那隐藏着力量的苍白细长的手指。

他咽了下口水,肩膀在感到野兽贴近后颈深深吸气的时候有些僵硬,被野兽压着的皮肤也开始麻了。

“你是……伏地魔吗?”很庆幸,他的声音多多少少还保持着一点平稳。他忍不住想到哪怕是一点点软弱都会让自己被撕成碎片,现在开始害怕招来这个东西真的太晚了。

“你敢称呼我的名字?” 那东西冷冷地说。

不过这至少回答了他的问题。

“抱歉。你希望我怎么称呼你?” 虽然他非常想说些讥讽的话,但他明白在这里只有礼貌才行得通。

一段小小的寂静。然后压在他屁股上的手提起来,指甲狠狠地扎在他跳动的胸腔上,Harry的呼吸乱了。

“你有一个强壮的心脏,Harry Potter,真令人高兴。“

Harry有些不舒服的痉挛了一下,他还是不能回头。指甲扎的更深了,他忍不住发出了一点痛苦点声音。

“如果你准备杀我,请在那之前让我看你一眼,”Harry厉声说,“让我面对我的执刑者。”

野兽被他的话逗笑了,放松了手。那并不是一个好听的笑,没有一点温度或者快乐,跟他的触摸一样的冰冷无情。

“这里有四条规矩,”伏地魔没有回答他,“一,不要试着逃跑。二,晚饭在六点整,我希望看到你最好的状态,不然后果自负。” 后颈上的手轻轻掐了他一下。“三,禁止进入我房子左边的地方。最后最重要的一点,”黑魔王的嘴唇贴近他的另一只耳朵,“不要在日出和日落的时候离开你的房间,不管你是听到了什么,还是其他的原因,明白了吗?”

“……明白了。”

“我们会再见面的,如果你能在这里坚持过今晚的话。”

然后他消失了。


TBC.

评论(2)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