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cador

转载evak片段英翻!

你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那就掐死他

孙黯特仑苏。:

当我谈抄袭,我谈些什么。


我他妈还能谈些什么。


我是一个逻辑思维不太强的文盲,所以我会尽量说得简明扼要,避免给自己装逼的余地。


恰逢某电视剧开播,许多朋友都陷入了这样一种痛苦的境地——身边的人都在吃屎,好心劝他们不要吃,他们不仅骂你多管闲事,还要吧唧嘴。在我之前已有不少有识之士就抄袭这个问题写过文章,谈到了方方面面,展开的角度或尖锐或深刻,我在这里只谈一个点,“屡禁不止”的根源是什么。


三个方面。第一个,有相当一部分的人对他人作品的“原创性”缺乏基本的尊重。


说到这里,我稍微做一下相关话题的延伸,关于“盗用”。顾名思义,盗用就是偷窃的东西拿来自己用,这一点我深有体会,我之前也写过一两个有名的小段子,被无数看名字就尴尬的营销号争相转发,我知道一提起这茬,会有人觉得我就抱着那不值钱的小段子打算吃一辈子了,您还别说,我在那之后再也不屑写小段子,营销号挨个骂挨个举报,隔段时间洗一次粉,我就是咽不下这口气。


“别人的东西”,别人脑子里想到的用自己的双手创作出来的东西,那就是属于他的。别人的东西可以是一篇文章,一幅画,一首歌,一个主意,大脑的产物是无形的,或许不能兑换成金钱,所以就有人觉得这东西没有价值,可以随意搬动和挪用。不把这当回事儿的大有人在,真的太“不客气”了,说一句“因为我喜欢所以我想分享给更多人”就能撇清责任,“我发一下又怎么样?”“我就是想要”“我就是看着喜欢”,这些人是没有所谓的是非观念的,他们的脑子分不出对错,你可以笼统的认为是脑残的一种。


抄袭的人就是这样,不觉得自己这是错的,有一百万个理由证明自己的做法无可厚非,至于他们为什么抄,就要谈到第二个方面,价值观。


我猜我如果上升到大部分人的三观高度,会有人喷我上纲上线,借题发挥,因为人人的三观都不一样,这不是统一编纂在教科书里的习题附有标准答案,谁都没有绝对的资格去评判好与坏。但总有一些东西不是书本知识也不是法律条款,照样在人的内心充当着衡量的秤,它叫“道理”。当一个人不讲道理了,那你跟他说什么鸡毛都没有用处。


人为什么抄袭?因为他们的价值观是“不劳而获”。这四个字似乎挺多见,公共平台上似乎处处都在宣扬这样的价值观,这甚至成为一些人这辈子最想实现的愿望,将其信奉为人生指南。是,谁不想轻轻松松发大财,比起收获结果,经历的过程实在是太艰辛了,搞创作也是,有可能你搞到老都没人鸟你别管是没有才华还是时运不济,所以有些人就坐不住了,反正到处都在宣扬不劳而获,听起来好像没什么错。


这就是错。


你想不付出一点儿努力就得来赞美,财富,名誉,地位,你这是蒙着被子想屁吃。所以你偷了,剽了,你不要脸了,你从根儿就不觉得这件事是耻辱的,这就是价值观的扭曲。


第三个方面,我们来说说抄袭者本身之外的,旁观者。


我所见过的抄袭者,他们都还拥有一定基数的拥护者,或者称为粉丝,喜欢他、追捧他作品(或是本人)的人,但我要叫他们——帮凶。


爱是一种很玄妙的东西。在爱面前,大是大非都不算数了,黑的能说成白的,白的能污蔑成黑的,简直是信口就来的事。因为我爱一个人,那他是个垃圾我也要紧紧抱在怀里,我可以装聋作哑誓死维护他到底。


是不是还觉得挺感人的?贼鸡巴纯真高洁的爱了。


看书的这么想,就算他抄袭我也爱他。追星的也这么想,就算他演抄袭的书改编的电影电视剧我也爱他。外人敢说一句不好,就是嫉妒,就是加害,粉丝就要齐心协力众志成城问候人家祖宗十八代。


观众也好,导演也好,出版商也好。为了爱也好,为了钱也好,死不讲理也好。你们都该捆一块儿破席卷了填河。


因为有你们这群圣母的纵容和包庇,抄袭者才有恃无恐;因为有你们这群颠倒是非黑白的臭傻逼,抄袭者才能一次又一次洗白圈钱卷土重来,思想教育没有做好需要教育者、受教育者和全社会的反思,至于那些个觉得爱能拯救世界装傻充愣明知故犯的,既然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那就把他掐死在梦里吧。


我大概谈论了一些很难付诸实践并且能够起到效果的事。在此也不诅咒谁怨恨谁了,没什么意思,他们就是错了也觉得自己对。


只有真诚的祝愿世界上傻逼少一些,心和脑子都进化得完全一些,最好能发明一种较为完善的测试系统,能从多方面鉴定那些隐藏在人群中的智障,一旦锁定了目标,不管他们是在上班还是上床,都能把他们就地枪决。



人止:

肝完了帝都slo10的GGAD无料!【赶的急超潦草😭

假设老格最后活下来的梗,看了娘娘的巧克力蛙工厂于是画了倒霉孩子们和老格!

新年快乐!

千日雪—@鸢尾风信我cp!:

摸鱼,练习 的小周,卖个萌。

话说起来,我爸到底多想我留在湖南啊,我现在大三,就打算让我是动漫公司联系试试实习啥的,(ps:是长沙的)宝宝感觉自己还差的远呢,学校的学习现在感觉才差不多进入正轨的说······而且我预计,应该是留在学校实习的说···

如何将人物写得更立体?

Temmo:

码住


北往南陵:



@Temmo 来来来一起学习




雅想國度◎執刀長守:







學習ing








半暮长河:















Gracesting:































Mr.X:































































彧火:































































































































一个奶味儿的嗝儿:































































































































































































































































●觉得很有用,便搬运过来
●问题摘自知乎,答案摘自谢熊猫君
●作者:Chuck Palahniuk
●全文 http://litreactor.com/essays/chuck-palahniuk/nuts-and-bolts-%E2%80%9Cthought%E2%80%9D-verbs


从现在开始,在接下来最少半年内,你不可以使用“思想动词”。 
思想动词包括:想,知道,理解,意识到,相信,想要,记住,想象,渴望等等等等你喜欢用的动词。 
思想动词还包括:爱和恨。 
还有些无趣的动词,比如“是”和“有”,也要尽量避免。 



在接下来的半年内,你不可以写出这样的句子 
李雷想知道韩梅梅是否愿意晚上和他出去约会。
你必须写这样的句子
这是一个早上,李雷错过了昨晚的最后一班列车,所以只能支付了高昂的打车钱回家。回家后他发现韩梅梅在装睡,因为韩梅梅从来不曾睡得这么安静过。以往,韩梅梅只会把自己的那杯咖啡放进微波炉里加热,这一天,两个人的咖啡都加热好了。
你的角色不可以“知道”事情,你必须把细节展现给读者看,让读者自己“知道”到这些事情。 
你的角色不可以“想要”一件东西,你必须把这件东西描述给读者听,让读者自己“想要”这件东西。 



你不可以写 
李雷知道韩梅梅喜欢他。
你要这样写
课间的时候,韩梅梅总是会紧紧地靠在李雷经常打开的储物柜上。她单脚站着,另一只脚的高跟鞋则顶在储物柜的门上,留下一个高跟鞋底的印记,也留下她的香味。这样当李雷来使用储物柜的时候,密码锁上就会有她的体温和香味。到了下一个课间的时候,韩梅梅又会靠在那里。
也就是说, 你在描写人物的时候不可以走捷径,只能描写感官细节——动作、气味、味道、声音和触觉。



通常来说,写作的人把“思想动词”用在段落开始,先用这些思想动词陈述了段落的骨架,然后再来描绘。例如:
凯特知道她这次赶不及了。车辆从远方的桥那边就开始堵塞,挡住了八九个公路出口;她的手机电池用尽了;家里的狗还没有人带出去溜,这下肯定要把家里弄得一团糟;她之前还答应了邻居帮忙给花浇水……
你看,开头那一句“知道”把后面的那么多描述都给剧透了。不要这样写,如果你真的想写“知道”,那你可以把这句话放到段落的最后面,或者干脆改写成
凯特这次肯定是赶不及了。

思考是抽象的,知道和相信是无形的。你只需要用有形的动作和细节来描述你的角色,然后让读者来“思考”和“知道”,你的故事写出来就更好了。
爱与恨也是。
不要直接告诉读者
露西讨厌吉姆。
你应该像个法庭上的律师一样,一个细节一个细节的讲,把“讨厌”的证据一个一个列出来。
早上点名的时候,老师刚念完吉姆的名字,在吉姆刚要答到的时候,露西轻声的说了句‘呆逼’。

刚开始写作的人常犯的一个错误就是把他们写作的人物孤立起来。作者可能在写作的时候是一个人,读者在读书的时候可能是一个人,但是你笔下的人物只可以在很少的时候是一个人的,因为一个被孤立的人物会开始“思想”。
马克开始担心这趟出门会花太久的时间。
更生动的写法是这样的
公车时间表说车12点的时候回来,马克看了下表,已经11点57了。这条路一路看到头,都没有公车的影子。司机肯定是在很多站之外的地方偷懒停车睡午觉呢。司机在会周公,马克却会因此而迟到。当然这还不是最糟糕的,司机可能还喝了点小酒,最后载着马克开着开着就撞了……
一个被孤立的人物会进入想象和回忆中,但是即使这样,你也不可以用”思想动词“。



而且,你也不可以用”忘记“和”记得“。你不可以写
莉莉还记得吉姆是怎样给她梳头的。
要写成
大二那年,吉姆会用自己的手温柔的给莉莉梳理长发。
不能走捷径,要写细节。当然,尽量不要让人物孤立,让人物互动起来,让他们的动作和语言和展现他们的思想,你作为作者不要去干预你的人物想什么。




另外,在你努力避免使用“思想动词”的时候,尽量减少“是”和“有”这样单调的动词。
不要写
“安的眼睛是蓝色的”或者“安有蓝色的眼睛”。
要写成
安轻咳了一下,用左手轻轻的拂过脸庞,把烟从她蓝色的眼睛旁边拍散,然后她微笑着说……
尽量少用“是”和“有”,试着把这些细节掩藏在人物的动作后面。这样,你就是在展现你的故事,而不是简单的说故事。




你如果真的按我说的在写作时候给自己这些约束,你一开始会很讨厌我,但是过了半年之后,你就可以不再纠结这些约束了,到时你就习惯了这样的写作方法。
























































































































































































































































【楚路】不以分手为目的的吵架都是秀恩爱

老邦迪:

其实我只是想写个高冷的文理嘴炮大战,然后结果它这样了orz。


圣诞快乐。






       美国时间凌晨三点二十分,一个境外IP发布的帖子被顶到了守夜人讨论区的首页。随着帖子浏览数和回复数的迅速上升,管理员把这个帖子置顶了,于是在更多学生奔涌而至后,无论校外出勤人员还是校内通宵死宅都纷纷加入了讨论热潮。


       帖子的内容是两个音频,从头到尾音质奇差,只有对话。但是吃瓜群众纷纷表示喜大普奔,还有点想哭的冲动。


       这是一段来自卡塞尔S级的学生会主席和超A级的前狮心会会长之间的对话录音。


       事情的开端其实很简单,学院某个正在吴哥窟附近挖遗迹的小队一不小心挖出了尸守群,活的,会咬人的那种。这种事情就像美国大片里男主角去金字塔探险放跑了木乃伊大军一样,概率是小了点,但也不是不能处理。问题在于,根据探测遗迹里有个次代种的卵。


       于是自然而然地任务下达到了学院唯一的S级那里:前往柬埔寨,剿灭尸首群,带回次代种的卵。


       学生会秘书伊莎贝拉即时向主席转达了这个重要消息。彼时主席正在为了迎新晚会和自由一日的安排部署抓耳挠腮,于是伊莎贝拉又体贴地表示主席并不用着急赶过去,因为已经有执行部临时专员在那里协从处理了。


       “前狮心会会长目前正在中国休假,所以——”


       据某学生会成员透露,话说到一半学生会的男神主席就冲出去了,手上提着两把小太刀。


       “楚子航你大爷的!”


       男神主席一路狂吼。


       如果怒气有实体的话想必此时此刻太平洋海面上已经上掀起了四十米海啸。被大半个学院追杀,被关进精神病院,难道他千里迢迢跑到北冰洋里去捞人是为了把楚子航扔进东南亚的雨林里跟尸守群里玩游击战吗?路明非几乎要把手机屏幕戳出洞来,开什么玩笑,以为他是上帝吗,动下手指就能让他重新读档?


       “你有权保持沉默。如果你不保持沉默,那么你所说的一切都能够用作为你的呈堂证供。现在你觉得你是否有必要解释一下你的行为?”


       楚子航在接起电话之前就知道路明非是来兴师问罪的。


        “明非,我现在很健康。我相信我这半年来的体检报告都有送到你的手上。”


       “然后体检报告说你现在的血统等级只相当于B级并且你左手的运动机能还没有恢复到从前的水平。”


       “执行部里不是没有B级的专员。”


       “但是执行部里一定没有经历过胸椎断裂现在还在休假的专员。”路明非冷静地说,“我希望你有感受到我飓风般的愤怒。”


       “芝加哥距离暹粒13781公里,按照飓风每秒36.9米的风速计算,你的愤怒大概要经过四天才能到达。”


       路明非深深震惊了。他这是在狡辩吗?


       飞机起飞关闭通讯设备的提示响起。路明非故作高冷:“你给我等着。”


       十几个小时以后飞机抵达吴哥窟上空,随队的一年级生目瞪口呆地看着他们的主席打开舱门扛着刀和枪干脆利落地信仰一跃,犹如飓风一样切入战斗中心。


       “真不愧是S级!”一年级的技术宅崇拜得两眼发光。


 


       “你在哪里。”


       一阵细微的电波杂音。然后楚子航的声音冷冷清清地响起。


       “你的东南方向,15公里。我在遗迹内部。”


       路明非把刀抽出来,观察了一圈,从左边的路行进。


       “师兄,这是我的任务。”


       “这是你的任务。但是情况紧急,这里需要有人部署。而我在中国。”


       “我一直怀疑你是不是有某种救世主情结。但是这个世界上只有一个救世主,他的名字叫耶稣,并且众所周知他被钉死在十字架上了!”


       “耶稣死后第三天复活了。”楚子航贴心地补充。


       “你的名字是耶稣吗?”路明非狠狠砍断脚下虬结的树根,“抱歉你的男朋友心灵有点脆弱。你身上系着他的半条命。”


       名副其实的半条命。芬里厄那一次,还有奥丁那一次——四分之一是救了师姐的,也是救了师兄的,但是归根结底是救了师兄的。


       “不许冲锋,不许暴血,我现在就过去。”


       另一头一阵沉默。


       路明非努力先做了一个深呼吸:“你不要告诉我你已经这么做了。”


       “没有。”几声枪响,然后楚子航快速地回答,“我没有,我保证。”


       路明非生气了,楚子航想。对面的密集枪声响成一片,看来火力疾猛,尸首的凄厉嚎叫令人毛骨悚然。楚子航确信在此之前他听见路明非呵呵笑了一声,并且努力不去思考路明非是把目标当成了什么来扫射的问题。


       “‘人类从历史中得到的唯一的教训就是从来没有从历史中得到过教训。’”路法官指出被告楚子航罪迹累累。


       楚子航无声地叹了一口气。


       从格陵兰海回来以后路明非就开始一直这样,容易紧张。这种PTSD般的过度警觉和焦虑的症状用诺诺的话来说就是,谁敢动楚子航一下老母鸡路明非就跟谁拼命,就算那个人是楚子航自己。


       楚子航也尽量照顾路明非的情绪了。比如默许每天的视频或者电话,比如对路明非明里暗里胡萝卜加大棒的说教洗耳恭听。但是他终究不是母鸡羽翼下的小鸡,他是混血种,他是一个屠龙者,他的归宿必定是战场。路明非也是明白这一点的。


       “薛定谔应该把你塞进他的盒子里。”


       “放射性物质衰变概率是50%,即释放毒气的概率也是50%。当盒子处于关闭状态,整个系统保持不确定性的波态,所以薛定谔的猫处于生死叠加状态。”楚子航纠正,“既是活着也是死去。在我们的世界里这种东西应该叫做死侍。”


       漫长的甬道走到了尽头,楚子航站在遗迹的中心仔细分析着内室繁复的结构和布置。等到围着大殿走到第三圈的时候楚子航已经基本确定了骨殖瓶的位置。


       “我找到次代种的卵了。”


       “明非?”


       楚子航突然意识到聒噪了一路的那个声音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响起了。


       他无法形容那一瞬间的感觉。回过神来的时候他已经在顺着来路往回跑了,脚步越来越快,就像他的心跳一样。


       “明非,听得到吗?听见的话就回答。”


       楚子航似乎有点能理解路明非的心情了。


       与客观事实和理性分析都无关,关心则乱,于是忐忑不安。


       当楚子航终于跑到遗迹的出口时,一个颀长的身影出现在视野里,扛着刀和枪,披着一身的阳光。


       路明非冲着他一笑,半分挑衅半分狡黠。


       “明非。”楚子航松了口气,慢慢向他走过去,“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师兄你确定你真的有底气跟我讲这个?”


       楚子航抬手替他擦去脸上的血迹。他的刀上淌下的血在地面积了小小的一泊,他刚刚从一场恶战中脱身,楚子航都知道。


       他们都没有说话。半晌,路明非开口。


       “你的男朋友说他不想再一觉睡醒发现你不见了。”


       “你的男朋友说他不想再满世界跑就为了找到你。”


       “你的男朋友说他不想再看见你怎么叫也叫不醒的样子。”


       “你的男朋友说他现在很生气,需要听点好话。”


       “对不起。”楚子航说。


       路明非听着这番“好话”犯了个白眼:“不好意思从思想层面上来看我想我们之间大概隔着一个银河系。按照光速来算,你的歉意我需要十万年后才能收到。”


       “楚子航,我只有一句话。同年同月同日生这个是做不到了,但是后半句我觉得还是可以实现一下的。没有下一次了,你别想再扔下我。”


       楚子航的眼里泛出一丝笑意。


       “明非,这句话应该这样说。”


       “死生契阔,与子成说。”


       路明非愣了一下,然后整个人都石化了,耳廓腾的炸红。


       “师兄我很怀念我们刚认识那会儿,大家都有些真诚和拘谨。”


       “因为我觉得如果在这里对你说我爱你你会更加不好意思。”


       “你已经说出来了。”


       “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要打断你们的但是,你们可不可以不要在公共频道里打情骂俏!”芬格尔的怒吼夹杂着一片枪炮轰鸣声蓦然在两人耳边炸开,“接下来你们是不是还要讨论今晚是tan还是cot了?这里还在打仗呢大兄弟!”


       单身狗的愤怒不在沉默中灭亡,就在沉默中爆发。


       在公共频道上足足听了半天秀恩爱的群众里,很荣幸地,有一位站出来把音频无私地分享到了守夜人讨论区。虽然因为帖子涉及任务保密条例很快就被删除了,但是卡塞尔第一cp引发的涟漪效应,经久不绝。


    


       “师兄你是什么时候学会这些套路的,你还是当初那个高冷的你吗?”


       “除了中枢神经细胞和某些大脑细胞,人体内40到60万亿个细胞每时每刻都在经历衰亡和更新,每隔七年完成一次更新周期。从生物学上来说,我们每个人都不是最初的自己。”


       “我不认为这是一个讨论‘人不能两次踏进同一条河流’或者‘人一次也不能踏进同一条河流’哲学命题的好时候,楚先生。”


       今天和明天是不同的。但是也和无数个昨天不同。


       楚子航没有恋爱过,他不知道怎样才能给路明非更多的安全感。


       可是路明非,他的路明非啊。


       他会陪伴着他,这是他许诺过的。他们在一起,仅此而已,也只是如此。


 


       余生杳杳。







Nine-819:

不知道有没有人玩这个O(∩_∩)O

Moana

关注这部电影好久了!每一只trailer 都有看!